中超

100世纪——白与黑物语 Episode 404 旧日常

2020-01-14 11:4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00世纪——白与黑物语 Episode 404 旧日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幻想。

幻想自己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幻想自己有值得信赖的同伴,幻想自己与同伴在一次次历险中不断变强,羁绊不断加深,最后合力打败了强敌,然后成为传说……

夜里入睡前,白天上课时,各种各样的桥段都在我的脑海里上演着。

也许,我讨厌现在这样一沉不变的日常生活……

黄叶寺虽然是家里的独生子,但是堂亲表亲却不少,他在当中排行很小,除了一个表弟外,剩下的全是哥哥姐姐了。

以前到放假的时候,他都通常会去大姨家,和姨舅家的表姐表哥一起玩,有时在那边一住,大半个假期都过去了。如今,他们大多都工作了,所以虽然现在也会过去串门,但他明显感觉那边比以前冷清了很多,自己也没在那边过寒假的心情了。

父亲这边的亲戚中还有三个堂哥,和母亲这边的表姐表哥相比,黄叶寺与他们的交集就少的多了。不过黄叶寺很清楚,他这三个堂兄的学习都特别好,高考都考了600多分,都上了名牌大学。套用一个流行词说的话,他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学霸”吧。还没有出人头地的黄叶寺也自然而然就被亲戚们拿去与他们做比较。

“你要是像你哥学习那么好,我就省心了……”

黄叶寺时不时地就会从父母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果然他们对我的那三位堂哥是十分羡慕的。

喜欢幻想的我又何尝没幻想过成为学霸呢?从小学到初中再到现在,这么多年走过来,身边的学霸也见得多了,可是我和他们永远都是天壤之别。

也许,我没有学霸的脑子,也没有学霸的命,最重要的是我也没他们那么用功,我就是这样的普通……

即便如此,黄叶寺上高中后,父母没少花钱给他报辅导班。寒假中期,还有十天左右的寒假辅导班。高中的课程难度和初中时相比明显不可同日而语,也就是现在还能勉强跟上而已;对他个人而言,也不想在高考时也重蹈中考失利的覆辙。因此,父母的苦衷,他其实心里也是理解的。只是……

在巨大的学习压力下,我渐渐地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意志薄弱的人。那个辅导班每一期都要搞个考试去淘汰人,再加上学校大大小小的考试,感觉自己越来越像是疲于应付了。而且,都说我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了,自然心不在焉也是家常便饭,学习时身边稍有干扰因素,注意力可能就分散了。

也许父母也在幻想换点钱就能让我也变成学霸,但这样的我是不可能成为学霸的。

黄叶寺之所以那么喜欢幻想,多半是要归功于日本动漫和武侠剧了。从小学时到现在,他每天回到家就会锁定在电视机旁,甚至一旦错过首播,心里就会发毛。而他看到的那些动漫和武侠剧也在潜移默化间成为了他的幻想素材。虽然他很清楚幻想终究是幻想,但他却想,如果他的世界里没有了幻想,那得变得有多单调。

以前的他似乎喜欢低调冷静的男二号更多一些,性格上也是那种能和自己合得来的类型。但是最近,他好像渐渐被主角吸引了,可能是因为心智变了,能够看到主角的内在魅力了;也许是男二号有时被塑造得太过完美,而有点缺陷的主角看上去似乎更真实一些。有时作为同伴的话,这种热血主角似乎比男二号更加可靠。

是的,男二号通常会被设定得比主角优秀,但主角却总能有男二号不具备的强大。

我自己和那种热血主角并不是一类人。如此一来,在我的幻想里,自己也好像渐渐从主角变成了男二号,甚至是配角。

也许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了,比起不可思议的力量,我更加渴望的是只得信赖的同伴。明明已经意识到了,可后来还是迷失了……

新学期开始了,黄叶寺又陷入了一如既往的孤独中。说到朋友,小学和初中时,黄叶寺倒是有那么一两个交情还不错的朋友,可惜毕业后就没什么联系了,交情也就这么淡了。而高中生活过去半年了,他身边还没有一个可以被称为朋友的人……

就在他又要开小差开始幻想时,他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到白云身上。或许是对寒假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还很忧心的缘故吧,不过似乎没什么异常。我不禁又回想起了白云对自己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仔细想了一下,感觉和那个传说有很大关系。可是妇孺皆知的传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不知道了。寒假时,他向亲戚讲起这个传说时,亲戚们全说没有听说过。

“难道说我那天和白云撞到一块后,自己的脑子也出了点问题?”他那时暗自苦笑道。不过那本来也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传说,所以他也没太把这件事当回事。

然而,即使黄叶寺没有介意之前的事,但白云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一次计算机课上,见黄叶寺眯着眼看幻灯片,白云便将自己的眼镜递给了他,说道:“你是近视吗?我把眼镜借给你用一下吧。”

黄叶寺把眼镜戴上后试了试,便摘下来还给白云,说道:“度数太高了,我用不了……”

“对了,我记得你好像有配眼镜的,为什么不戴呢?”白云问道。

“感觉有点丑,所以不想戴……”黄叶寺冷冷地道,“说起来,你最近好像对我挺热情的啊。

“我有吗?”

“嗯,体育课和课间操时似乎有意站我身边,每次我做值日时,你都会留下来陪我一起。”

“这个啊……我好歹也是班里的卫生委员嘛……”

“既然这样,那就对其他同学也关照一下,不要只关照我一个人。”

“其实我也只是看你总是独来独往的,所以才特别关照你的,你还是更喜欢独来独往吗?”

“也许吧……”

在那之后黄叶寺开始有意回避起白云,而白云似乎也意识到这点,不再那么对黄叶寺献殷勤了。

我似乎有一个独立的自我世界,其他任何人进入其中对我而言都是一种侵犯,那个时候的白云也不例外,所以我才会对他那么戒备的。

我和白云并不是不能成为朋友,只是朋友之间的情谊就算再深,也很难维系一辈子的。小学的朋友也好,初中的朋友也好,就算当时再怎么要好,一旦有一天断了联系,便很有可能就此老死不相往来。那个时候我以为,等到了高中毕业,我和他也会就此形同陌路。

但是,我似乎小看了他……

北京丰益医院电话
重庆皮肤病医院怎么预约
安庆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聊城白癜风如何治疗
大同看白驳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