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战国 正文 第七幕:最后的战歌_第435章:以暴制暴

2019-10-18 01:2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正文 第七幕:最后的战歌_第435章:以暴制暴

正值清晨,云岭的上空被一片薄暮冥冥所笼罩,云岭深谷的上空同样如此,静谧环境之下,一切都显得如此安详,但安详的背后,是能置人于死地的瘴气毒雾。

突然,一声震天响的爆炸声从云岭深处传了出来,大片被连根炸断的参天巨树被剧烈的爆炸冲击击飞到了半空,随后,地震般的震动从爆炸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顿时,沉寂在安静之中的云岭像是炸开了锅,无数鸟兽如黑压压的从森林中逃窜而起,林中的巨兽也受到了惊吓,纷纷往外山谷外逃窜,仿佛末世降临。

山谷中,地面突然被什么东西从下面翻了起来,千年古树群被带动连根拔起,黑色的泥土与斑驳的大小树根纵横交错的从裸露的地下伸出,如同无数死人的黑色手臂在向外延伸、挣扎。随后,一阵沉闷的喘息声从地下传出,声音如同比闷雷还要沉重响亮,随后,一个全身树根般褐色的巨大“怪物”从被掀起来地面之下露出了半个身子,似乎是一只蛰伏在地下的上古巨兽,仅仅是半个身子就将数千顷的森林破坏了,它有一双冒着灰白色浊光的眼睛,身体仿佛岩石一样粗糙,但却说不上来是什么形状,简直是一块形状不规律的巨大石头。

沉闷的吼声冲上云霄,声音催动出了烈风,浓重的瘴气雾霭都被这吼声所催动的风涌所驱散,阳光突然照了下来,怪物的身躯一览无遗。

又过了几秒钟,那个外形古怪的怪物从地下完全钻了出来,二十几米高的古树在它的身下如同玩具,整个云岭深谷被他破坏的不堪入目,沉寂了近六百多年的云岭深谷,现在爆发了。

云岭深谷·九地遗迹·五个时辰前

伊利亚等四人刚刚到达遗迹,就发现了九地铁碑,而且在洛基的和伊利亚两人的推算下,很快就算出了九地的重生时间就在今天,最晚是明天,而且他的胚胎应该就在他们所在九地遗迹的地下。

于是他们开始了等待。

等着等着,天色渐渐黑了,四个人分散到了周边不同的古树上开始休息,世事难料,如果他们没有上了古树休息,可能不会就此引出了一些尾随他们而来的“人”。

无魂找了一棵能看到九地遗迹正南方的古树,这棵树足足有二十多米高,他半躺在潮湿的树干上,伴着无数的蚊虫嗡嗡声,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忙了这么久,他也累了。

刚睡着不久,无魂的意识刚刚迷迷糊糊,潜意识中就闪过了一丝激灵,他的精神马上警觉了起来,心神领域马上铺盖了这一片区域,杂乱的脚步声也传入了他的耳中,这种穿梭在森林中的脚步声不同于野兽,脚步声有条不紊,不像野兽那样匆忙,一听就是人的两只脚才能走出来的动静,就在刚才闭眼之前,他的心神领域中还只有伊利亚、洛基和西西里三人,可现在,就在他所在的树下北边大概四百多外,又有了四个陌生又熟悉的魄,出现了,其中有一个人不是阳魄,是伊利亚那样的阴魄!

就在这时,无魂身后突然有人用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他仿佛全身触电一般,身上马上露出了杀气

,刚要拔刀往后刺去,却发现那人竟是伊利亚和洛基、西西里三人,只见伊利亚对他做了不要说话的手势,原来发现这一点的,无魂不是四个人中的第一个,反而是最后一个。

闯进来的四个人在森林中行色匆匆,似乎早就知道伊利亚他们四个人会提前来到,并且也算好了九地脱茧而出的时间,在他们进入这片区域的那一刹那,伊利亚的反应最为敏感,立刻就已经发觉了,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把四个人聚集到了一起。

“是黑石魔族,还是左葑家的人?”伊利亚仔细观察了一阵子那些阴魄的主人,随即说道,他也不能肯定来者的身份,可见这几个人都是从未谋面之人,如果是黑石魔族的魔神或魔尊,伊利亚不可能辨识不出来。

“左葑家?不可能。”无魂默默地说。

“这股潜在的魄力,实力堪比魔神。”洛基闷声说道。

“管他是谁呢,谁要是跟我们抢东西,那就杀了他!”西西里笑着说道,他刚说完,就被洛基死死的捂住了嘴。

古树之下,四个人影从不远处穿梭了过来,伊利亚那双暗黄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丛林中穿梭而来的三个人,脸上的表情始终凝固在诧异之上。

突然,四个人影中走在最前面的走到了不远处的树下,停滞不前了,伊利亚蹲在树上,狐疑地往下看去,只见树下的那人也在朝上看,居然也是一双暗黄色的眼睛!这种瞳色的眼睛在这黑暗的原始森林中隐隐露出暗光,在这样的环境下尤为明显,伊利亚的目光与那人一接触,感觉灵魂深处都为之一振!下意识的往后躲闪了一下,不小心碰了洛基一下。

“怎么了?”刚刚把西西里弄得不能开口说话的洛基见伊利亚碰了他一下,连忙回头问道。

西西里和无魂也看着伊利亚,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只见伊利亚瞪大了眼睛,指了指树下的四个人,不可思议的说道,“那是……我们……”

“什么?”无魂大吃一惊,马上趴到树边往下望去但那四个人已经穿过了他们落脚的那棵树,往身后南边的九地遗迹走去了。

那四个人到了古迹之后,隐约听到了他们的交谈声,并且看到他们在抚摸黑铁柱子和黑铁碑,野外时有时无的交谈着什么。当时九地古迹受森林中夜晚的荧光照耀,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九地遗迹上的一切,伊利亚等四个人看的真真切切,那四个人……就是他们四个!

同一时间、同一空间内,居然出现了另外的伊利亚、洛基、西西里和无魂?!

这时,无魂回过头,看着其他三人,头上冒着冷汗问道,“他们到底是谁?或者说……我们是谁?到底他们才是我们,还是我们……即是我们?”

“到底他们是真实的……还是说……我们是虚幻的?”无魂自己也不知为什么竟然发出了这样一连串的疑问,令他自己都有些心惊胆战。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片昏黑,回头一看,另外三人竟然不知所踪,偌大的古树之上不知何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但是树下的那四个人还在!他突然觉得全身一阵战栗,在这原始森林潮湿闷热的夜晚,他竟然觉得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但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正在上古遗迹之上的四个人,都分散了开来,其中一个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他心里咯噔的响了一声,随后紧紧的握住了手下的御神刀刀柄。那个人慢慢走了过来,竟然纵身一跃,朝着他落脚的这棵古树跃了上来,恰好就落到了无魂的面前。

跟无魂长得一模一样,或者说,那也是“无魂”。

“你是……”无魂拔出御神刀,不知如何是好的问道。

只见对面的“无魂”阴阴一笑,他的腰间也挂着御神刀,但他却双手抱在胸前,没有动弹,而是缓缓说道,“我是意识形态下的你,你是真实世界中的我,我们是共生共存的。”

“伊利亚他们呢?!”无魂厉声叫道。

“你听说过时间之殇么?”“无魂”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阴阴一笑的问道。

“什么?”无魂觉得自己在跟一个鬼魂坐而论道。

“空间之中,时间随着空间的变化而永恒变化,不以外力的驱使而停止,”那个“无魂”伸手又说道,“往复而来终有时,你不要太过紧张了,坐吧,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人的一辈子,只是时间的奴隶罢了。”

无魂一愣,居然跟着他坐了下来,就在这时,伊利亚的身影在这片森林之中忽明忽暗,漂浮不定,但无魂已经被“无魂”带领迷失了心智,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突然,伊利亚的身体停在了半空中,不再变得模糊不定,他浮在半空,黑暗的环境下黑色的身躯异常模糊,但那双眼睛依旧在冒出淡淡的暗黄色光,他双手合拢,从双手间一股黯淡的白色流光转瞬间布满了全身,一种古朴的气息汹涌而出,

伊利亚闷声叫道,“时光圣法·崩溃罗界……破!!!!”

只见白色流光中浮现而出了很多的黑色符号,此刻场景中的所有事物都被定格了,然后,随着伊利亚的双手一挥,环境中的所有事物仿佛被镀上了一层玻璃薄膜,随着他的一挥手,仿佛重击到了玻璃之上,时间的片片刻刻此时都被他一击击碎,就像用铁锤重击到了一大块玻璃幕墙之上!

只听到玻璃破碎发出的爆裂声响,随后是时间碎片在时空中飘零的场景,在时空被震碎后,露出了下面黑漆漆的时间乱流,就像黑洞那样可怕。

伊利亚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身体瞬间消失不见了,他刚刚离开,一大块碎玻璃如刀一般从天而降,砸到了他刚刚浮着的那片区域。

外面,才是现实世界,伊利亚从平行空间中出来后,云岭深谷大森林依旧静谧,无魂、洛基和西西里也依旧在他身边,树下的四人不见了,刚刚伊利亚用了一招时光圣法,只是为了验证一下那四个人的实力,不想却连自己的同伴也都中招了。

“原来是幻觉……”无魂默默地说道。

“不,你在幻觉中看到的敌人是你自己,那并不可怕,真实的敌人比那要可怕的多。”伊利亚望向了九地遗迹的方向,只见幽暗的森林中,四个身穿黑袍子的人正在那里看着他们这边。

“伊利亚,他们是魔神么?”洛基问道。

伊利亚淡淡的一笑,“魔神倒谈不上,不过也差不多,不过从某些方面上来讲,他们比魔神更难对付!”

“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就放心了,可以放手一搏了。”西西里直接脱下了上身短衣,赤裸上身,露出了后背的浮世绘图腾纹身,那是路由斯家族每个孩子从小就文上去的纹身。

“可我有点担心呐,万一我们的战斗惊醒了九地,它提前破茧而出的话,可能会变得狂暴。”洛基一脸担忧的说道。

“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我们不战斗,九地就只能拱手让人,这个我做不到,永远。”西西里厉声说道,随后便一跃而起,朝着古迹之上的那四个人冲了上去。

黑袍人之中有一人冲了出来,似乎专门为了迎战西西里。

音霸弹冲击!

西西里人还未接近,嘴里已经冲击而出了无数无形的音霸弹,那些音霸弹也就是一些小型的音霸冲击,朝着迎上来的那个黑袍人而去,音霸弹冲击的覆盖面广,黑袍人躲闪不开,被硬生生的击飞,撞到了茂密的古树丛中。

不等黑袍人再次冲上来,西西里已经浮在空中,做好了下次施法的准备了,他双手合十置于眼前,突然,扭曲的空间将黑袍人连同他自己一并吞噬而下,

音域!!!

传闻,以声音为杀人利器的西西里独具一格的开创了自己的领域“音域”,是由杂乱的音符和声音组成的空间,在那个音域空间之中,被拉进来的人会遭到惨无人道灭绝人寰的声波摧残,而且,如果人在那里死了的话,就是真的死了,音域之中,唯一来去自由的人,只有路由斯·西西里一人,其他的人在他眼中,都是蝼蚁。

“他为什么不把四个人都关进去呢,这样我们也好剩下一些力气啊。”洛基默默地说道,随后,他向前迈了一步,身体轻盈的走了出去,在他出去的那一刻,他的脚下身体四周就被一片白茫茫的“领域”所覆盖了。

伊利亚看着这场景,不由得感叹道,“今日真是开眼了,能亲眼目睹‘邪神领域’。”

赣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秦皇岛牛皮癣
张家口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赣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秦皇岛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