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虚实战纪 一百二十六、寻事

2020-01-14 11:19: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虚实战纪 一百二十六、寻事

混沌的思绪宛如一团浆糊无法理清,张龙潜唯一能明白的就是自己现在完全帮不上一点忙,她便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运转丹源让法力一点点的恢复。

或许是消耗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的可怕吧,不一会儿她的身体就慢慢有了力气,刚稍稍松了口气却见火光陡然明亮起来,她不禁吓了一跳,立即挣扎着坐起身来,然而看见眼前的一切时,她却不由得呆住了。

整个房间都在燃烧。

准确的说,是房间中所有的实验体都在燃烧。

被火焰烧灼的它们没有挣扎,却也无法再做出任何攻击,就仿佛身体中的力量都被身上的火焰吸走了一般,随着火光愈加明亮,它们只能无力的瘫倒在地,然后在一片耀眼的火海中逐渐化作焦黑。

苍炎就站在火海之中,一脸平静的,缓缓朝张龙潜走来。

耀眼的火光将他的身形勾勒得更加明晰,暗红的长发随着炽热的气流随意舞动,漆黑的眼瞳中是任何事物都无法动摇的冷静。

一瞬之间,张龙潜不由看得有些呆了。

那般姿态,就仿若下凡的火神。

眨眨眼拉回思绪,却发现房间唯一的入口外也有着明亮的火光,张龙潜不由轻声询问:“你……去对付过外面的了?”

轻轻点了下头,苍炎来到张龙潜身边,抬手之间撤去了红莲,平静的说道:“很快就会蔓延到所有实验体上。”

“所有……?!”

张龙潜不由想起光是她刚下来时在大厅里看到的就有大概好几百个实验体,加上其他埋伏在玄阴阵各处的实验体们零零碎碎加在一起,再结合之前感受到的那不断出现的气息数目判断,怎么的也有近千之众。而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内,苍炎竟然就能将强得可怕的火焰烧到所有的实验体身上,这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

正自惊讶间,耳边却响起了风星毫不讶异的声音:“纯粹的毕方之焰对拥有妖力的生物来说就像是剧毒一样,完全无法自我扑灭,而且传播极快,沾上一点就会迅速变成无法逃脱的火焰外壳,然后,它们就只能生生等着妖力被烧光,再把肉身燃烧殆尽。道行不够的,甚至连魂魄也跑不掉。”

这是天生的属性压制,根本无法可想。

看着苍炎在她面前蹲下身子,张龙潜担心的看着他,犹豫着开口:“那个……难道说你魂魄的伤这么快就好了吗?”

苍炎却没有回答,他只是轻柔的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张龙潜横抱而起,随即抬头看着天顶,平静的说:“留待以后再说吧,我先带你出去。”

虽然觉得这样被抱起来感觉很奇怪,但张龙潜根本没几分力气挣扎,便也只能苦笑一下,随即轻轻的“啊”了一声道:“对啊!说来这里的通道是需要苍家血脉才能打开的,你能行动的话我们也就没必要硬破了啊!是吧?”

没有回答张龙潜的疑问,苍炎只是沉默的将双翼展开,没有惊动一点风性灵力的就这样依靠着翅膀的力量抱着张龙潜往上飞去。

“你们说什么?”

苍齐,这个苍家新任的家主,低头看着走上前来的周邈和廖蕾,眯起的眼中闪动着冰冷的光芒。

想来也是,继位仪式才刚结束,正是接受四方世家道贺的时候,却突然遇到有人来找茬,而且还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辈,换了谁也会不爽的。

“如果苍齐先生――不对,现在应该叫苍家主了――如果您没有听清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在所有人安静的目光之中,周邈神色平静,吐字清晰,“你们苍家,把与我同来的朋友关起来了。”

在这种家主交接的大日子里,能进来观礼的无一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哪怕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可能是哪个大世家的子侄,而这当中任何一个人假如出一点事,都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连锁反应。

来访的客人被关起来了,这绝对是个大问题。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苍齐身上,一些年轻人就想要起哄责问,却被身旁熟识的长辈暗中扯了一下给拦住了。

来这里观礼的人哪个不是人精?没有谁会在这种时候贸然开口。

谁知道那个小丫头是不是信口开河呢?就算她说的是真的,谁又知道苍齐会怎么回应呢?这种时候,不管说什么都太不稳妥。

静观其变就好。

看看那些不发一言,却都注视着自己的客人,苍齐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感觉到身旁来自上任家主苍鼎的冰冷目光,他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一声。

我怎么可能给你一丝可趁之机呢,父亲?

“还请你不要在此胡诌,我苍家的人都聚在此处,禁制启动之后根本没人能出得去,谁,能去把你的朋友关起来呢?”

说着,苍齐往前一步,注视着周邈的眼中闪动着鹰隼一般的阴冷目光,一股摄人的气势立即扑面而来,周邈忍不住身子微微一颤。

廖蕾毫不犹豫的上前一步,瘦高的身子挡在周邈之前,将那股令人畏惧的气势完全阻了下来。正面对抗那强大的气势,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动摇,只是平静的看着苍齐,代替周邈沉声问道:“那么敢问一句,即将成为苍家少主的那一位――苍大公子何在?还望允许我们拜见一番。”

苍齐的眼角难以察觉的微微一跳,就听身后传来苍老平静的声音。

“梵儿身子不适,无法出席。廖公子,恐怕只能让你失望了。”

随着话音响起,一股威严的气势陡然散发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从苍齐身上转了过去,落在那个刚刚卸任的老人身上。毕竟是当了几十年家主的人,不论是威信还是气势都不是苍齐能够比拟的,比起苍齐所说的话,众人似乎还是更愿意听听老家主苍鼎的态度。

将这细微的变化收入眼中,苍齐的眼神陡然一冷,他看也不看自己的父亲,径直对廖蕾道:“所以,你们是在怀疑苍梵吗?”

苍鼎微微皱了下眉头。

他在把话题从苍梵身上引开,苍齐却又故意引了回来,还挑明了问是不是在怀疑苍梵。

虽然两人都是苍家的家主,但在苍梵的问题上,却似乎有着很大的分歧。

想来也是,对于苍鼎来说,苍梵是自己的孙子,虽然天赋并非出类拔萃,但在外人不知道的地方,他却还是一个极其富有才能的研究者,这样的人若能继承苍家,自然是对苍家百利而无一害的。但是,对于并没有哪方面的才能十分出彩的苍齐来说,苍梵却是一个威胁,因为苍梵的存在能让苍齐那同样并不出色弟弟拥有一个他所没有的优势。

子嗣优秀。

这一点,对于几乎是直系相传的苍家来说,无疑是十分重要的。(未完待续。)

包头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敖汉旗蒙医中医医院
昆明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泰州白斑病十佳医院
宁波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