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完美假期真人秀小说第三章Chapter3

2019-11-17 21:27: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完美假期》真人秀小说第三章Chapter 3▏完美小说连载

芒果TV 大型全时全景直播真人秀《完美假期》 圆满收官!九十天,不过人生中微不足道的、可以计量的日子;而九十天的完美别墅生活,是一部共同经历、无法衡量无法抹去的人生写真;有人久住,有人短暂停留,众生一面。小仙女许晓诺荣耀登顶,成为《完美假期》第一季冠军。

小伙伴们,陪伴了九十天的《完美假期》不会结束,完美小说持续连载中,真人秀小说第三章Chapter 3,带你看见不一样的《完美假期》!

完美假期

为了筹医药费,言糯毅然加入《完美假期》真人秀

和十几位素人朝夕相处90天,百万豪宅内全密闭生活

24小时全时全景不间断直播

想不到,她的人生,也从这里开始转折……

第三章 Chapter 3

没有人会想到汪檬这座火药库的威力这样巨大,即使站在爆炸外缘的人,也受到了流弹的波及。

那天,所有人都被卷入漩涡,残烟四起,伤痕累累

就在张扬生日的那一天。

张扬生日即将来临,受到完美假期剧组的邀约,返回别墅举行一次生日Party。

张扬的心情已不足以用亢奋来形容了,三十二年来头一次过生日。

长长的餐桌,雪白的桌布,坠着百褶,颜色鲜艳一看就让人食欲大振的美食摆满了一桌,四处散着彩色气球

,所有房客都精心打扮过,准备为张扬庆生。

大荧幕上还出现第一个退房房客的煎饼哥的视频,祝张扬生日快乐,张扬面子上风光十足,房客们都在欢呼,在沸腾。

连稍后推上来的生日蛋糕上,还写着完美假期和张扬的字样。

生日歌响起,房客们点蜡烛,张扬吹蜡烛,房客们鼓掌,张扬戴上了金色的纸质王冠,房客们抓起奶油抹张扬的脸,张扬不闪不躲,甘之如饴。

抹奶油不知道是谁开始的第一步,张扬之后,房客们的脸上纷纷蹭上奶油渍,有的厚厚的一层,连眼睛都糊住了,有的粘在头发上一缕一缕的,有的在追跑打闹,有的在涂奶油的时候,下了重手。

每个人的脸上都在笑,但有的人手上的力道是带着恶意的。

言糯身上脸上粘的奶油是最少的,她也在玩,进别墅以来头一次这么活泼。

郑嘉怡双手沾满奶油招呼过来时,笑容灿烂,发自内心的,言糯看着她,想到在烈烈阳光下,她们飞奔着,大笑着,郑嘉怡永远跑在前面,脸上是健康的红晕,她努力跟在后面,听郑嘉怡欢呼。

三个礼拜了,郑嘉怡的笑声回来了。

言糯睁着大眼,静静站在那儿,微笑着,没有躲。

郑嘉怡手下留情的在她脸上蹭了一块,就闪开了,去欺负好欺负的金永熏。

不会儿,戴着金色高礼帽的朱婷婷从旁边蹭上来。

言糯意识到的时候,那裹着奶油的手只有一寸的距离。

奶油结结实实的贴上言糯的脸,腻滑的触感,凉凉的,她抬手一蹭,感觉就是一手的油。

顿了一秒,笑声就自嘴角溢出。

朱婷婷也在傻笑。

不防言糯将手上的奶油招呼回来,速度极快

,朱婷婷尖叫一声,追着要逮她。

言糯跳开两步,纤细的四肢踉跄一下,拔脚跑开。

身材丰满胸前负担巨大的朱婷婷,追了半圈就累了,追不上,她太灵活。

抹了第一下,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片刻间,言糯手里全是奶油,又跳又跑的穿梭在房客中,逮住机会想蹭上去,但好几次都被抓着,反被抹了一脸。

最后一下,是金永熏抹上来的。

言糯来不及反应,她挣着躲开,可金永熏人高马大,手臂一伸就抹到她身上。

郑嘉怡笑着跑上前,大喊着要给言糯报仇,很快和金永熏纠缠在一块儿。

言糯已经闪躲到角落里,抹掉粘在睫毛上的奶油,视线清晰了些。

再一抬眼,正对上这时走过来的颀长身影。

李一帆瞥了她一眼,眼神像是跟谁较劲儿,也不理她,坐在一边像是想歇会儿,却一副气不喘的样子。

他身上也挂着各种战利品,发梢上粘了一块白。

言糯靠过去时,想的还是他那句“从心出发”。

他抬了抬眼皮,像是没有在看她,却将手里的纸巾移向她的方向。

言糯接过,擦着脸:“你玩的开心吗?”

“开心。”

他微微侧首,目光定定望着场地里的房客们,声音却是对她:“你呢,玩的开心么?”

“特别开心。”

她笑了,奶油渍的遮遮掩掩下,是纯粹的笑,眉眼弯了,双颊因为追跑打闹浮出红晕,不似以前那么苍白。

他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却不再较劲儿,指着她一边脸颊。

“这里没擦干净。”

“哦。”

她将纸巾脏的那面折进去,用干净的面蹭过他说的地方。

“还是没擦干净。”他说。

她又去擦。

直到他皱起眉,说:“别动。”

她愣了一下,就没动。

然后,看着他伸过手,拇指蹭过那块据说擦不掉的地方。

果然蹭下来一块儿,淡淡的,一小块儿。

他将拇指凑到嘴边,奶油送进嘴里。

她怔怔看着

,红了脸。

但终于有了动作,低下头,声音很轻:“如果没有结盟,重新选择一次CP,我不会选金永熏。”

如此神来一笔,他着实没有想到。

“那你会选谁?”

她没有答,却又拿出一张餐巾纸,说:“你也有。”

纸巾包住他发梢上的奶油,握住,顺了下来,纸巾攒成一团,攥在手心里。

他眼神不移,漆黑明亮,定定看着她,勾起笑。

直到握住那柔软的手,攥紧。

掌心里的手指勾起,蜷缩,又伸直,回握住他。

巨大宽广的屏幕墙前,一百多个机位将画面切了回来,浮现在十几个屏幕中。

“给他们特写,表情,手……”

随着冷淡的指令,摄像机尽职尽责的对准角落。

男生斜靠着坐着,女生微微抬头,目光望着彼此,笑容浅浅。

这一段的直播收视率,立刻报了回来,刷新了上一次的记录,勾动着粉丝们的心。

【总算和好了

。】

【终于不闹别扭了。】

【不要再猜心了!】

另一边,嬉笑声中融入尖叫,直到那躁动刺破了空气,所有欢声笑语演变成一场惊心肉搏。

像是胜利凯旋的战士一样,发出吼叫的是汪檬。

响应发出叫声的是女中音的夏微微。

不会儿,又加入惨烈的尖叫声,是朱婷婷。

朱婷婷脸上已经斑驳的花了一片,她一脸惊恐的跑向角落。

言糯适时将手抽回,迎向朱婷婷。

朱婷婷指着自己的脸,问她:“我这里好疼,是不是破了?”

言糯愣愣的望着她的下巴,心里一惊,自划痕中浮出的红丝,正奋力涌出,和奶油渍搅合到一起,红红白白,触目惊心。

朱婷婷又跑到汪檬跟前,汪檬起先还以为朱婷婷要抹她奶油,下意识地躲开,但见她的神色,愣了一秒,走上前查看,也看傻了眼。

朱婷婷已经哭出来了,她的脸被划破了。

是夏微微干的。

汪檬搂着她,让她别哭,连玩得最high的郑嘉怡也收起笑容。

其它房客还在笑闹,人声交杂,尤其是男房客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暗涌。

直到朱婷婷和夏微微正式对上了,大家才停下来,望向两人。

夏微微起初还在笑,朱婷婷在大哭大喊。

“我又没有弄过你,我帮张扬画爱心,你为什么要抓我的脸!还把我的脸抠出血来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子?你打不过汪檬,你就跑过来欺负我!”

房客们连忙跑过来劝架,夏微微也在说我没有抠,我不是故意的,还笑着要用纸巾去擦那片血。

道歉这回事,夏微微很陌生,她不知道怎么低头认错,更不知道怎么安抚一个厌恶自己又被自己弄伤的姑娘。

朱婷婷一把将她的手打开,更生气了,冲上前要厮打。

夏微微毫不客气的回击,每一下都不留情。

Jackie立刻挡在两人中间,众房客们将两人拉开,现场一片混乱,有人在混乱中被误打,推搡之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气氛终于跌入谷底。

一阵混乱后,众房客坐回桌边,每个人身上都是狼狈不堪的,无论是凝重的神色,还是奶油的残留。

朱婷婷和汪檬坐在一边,夏微微和Jackie坐在另一边,中间隔着几个人,不让他们有机会碰到彼此。

张扬作为Party的主人,两边劝。

朱婷婷认定夏微微是故意的,火儿消不下去。

“我明天怎么上节目!别人只是摸她一下,她为什么要抓出血来!总是觉得别人好欺负是吗!”

好像越劝,她的声音越大。

夏微微起初还静静听着,任何解释都只是火上浇油,传声器里一片安静,镜头的另一边严郎一定在看,却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出来劝架。

朱婷婷的吼声依然在继续,夏微微深吸了几口气,却压不下去那股怨,直到溃堤,直到吼出来的声音都是哽咽的。

“我从来的第一天起,这里就总有人针对我。我今天去秘室,节目组告诉我外面友把我骂成什么样,我会被这么黑,就是因为这里的某些人!我的朋友来信问我,微微你至于这么拼么,你现在被黑成这样,出了节目还怎么做人?”

朱婷婷一下子站起来,将手里的东西扔过去。

“那你就滚回去啊!”

Jackie又一次挡住了。

混乱吼叫中,响起尖叫。

“不要吵了!”

但很快淹没了。

有人在说:“一人都少说一句!”

一直坐着不出声,只是冷笑的汪檬,也终于开了口:“夏微微你说这里某些人黑你,我请问你黑别人黑的少吗?一个巴掌拍不响,别把自己摘得这么干净,这么无辜,这里要是没有你,根本打不起来。”

夏微微不说话,擦掉眼泪,看着汪檬。

汪檬一身的狼狈,恰恰也反映了她的狼狈。

汪檬声音越来越大:“而且,你还勾搭……”

“勾搭”两个字,引发了众怒。

Jackie立刻质问汪檬:“什么勾搭?”

汪檬:“现在是两个女人在说话,你少插嘴!”

Jackie冷笑:“怎么样,我就是插嘴。”

汪檬脸上得笑容一下子褪了下去,浮上冰冷。

朱婷婷叫出来:“你要干嘛,汪檬和你CP,白为你做那么多!”

一波争吵又要开始。

Jackie:“shut up!”

汪檬:“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闭嘴?我和你当CP这么多天,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和我聊过几次天,你和夏微微在还不是CP的时候就一起聊天超过两个小时。我去秘室的时候,节目组给我放了前面你的访问,是你亲口说的,这里面你最欣赏郑嘉怡,你最喜欢夏微微!那我请问你,七夕选CP,你为什么选我!我不求你别的,就请你在人前不要表现的这么伤人!”

汪檬拍桌子站起来:“我不会哭,不像某些人有点事就哭哭啼啼,哭给谁看的,装什么可怜!我可不是朱婷婷,随便你利用挑拨!”

但夏微微已经沉默了,紧紧盯着高处的光圈。

为什么没有工作人员来阻止。

为什么没有人喊停,让当局者迷的房客们自己解决?

为什么他们采访的画面会播给别的房客看?

吵的最大声的人,即使有再多的理由,再多的委屈,也会因为她的怒吼,她的不分场合,让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对张扬和大家的不尊重。

Jackie拆CP的事,彻底点燃了汪檬的愤怒,她的针对,她的暴躁,目标明确,也没必要收敛,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汪檬的质控,是一把双刃剑,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更成功将所有焦点转到她身上,朱婷婷被划破脸的事,已经歪了楼,成了CP三角混战的牺牲品。

屏幕墙前,弹幕飞速的刷着。

【分明是汪檬先动手的,她先掐夏微微!】

【你们都瞎了吧,夏微微主动贱招儿!】

【朱婷婷你够了,至于吗!】

【又撕,一点屁事,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

【我觉得就是借题发挥,镜头根本没拍到到底怎么回事,说说都成真的。】

朱婷婷第一个哭着离开Party,汪檬是第二个。

朱婷婷回到女生宿舍里开始收拾行李,汪檬进来时,让她不要冲动,凭什么她走,凭什么让夏微微得逞。

朱婷婷拖着行李箱走出女生宿舍,郑嘉怡和金永熏出来拦住。

朱婷婷不理,语无伦次的搬着箱子下楼。

金永熏追了上去,一把将朱婷婷扛起来,走回二楼。

朱婷婷的哭喊声响彻别墅的每个角落。

……

最后留在Party中的,只有四人。

夏微微已经用毛巾将脸捂住,压抑着哭声。

言糯不知何时坐到她跟前,抬手按了下夏微微的腿。

夏微微将毛巾错开,露出红肿的眼,见到是她,将头靠了过去。

言糯拍着她的肩膀,清晰地感到夏微微的抖动,侧首望向身旁,对上的是李一帆肃穆的神色,旁边还有同样拧着眉的Jackie。

直到夏微微站起身,走了出去。

言糯看了一眼李一帆,见他点头,便追了过去。

夏微微箭步冲进秘室,脑海中早已被炸得片瓦不剩,只有一个念头,找严朗。

秘室的门被豁然推开,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他见到夏微微,吓了一跳。

“严朗呢!”夏微微吼道。

工作人员:“你等等,我去叫。”

工作人员很快闪进另一道门。

不会儿,那门又一次打开,出现目光平和的严朗。

他走上前

,手里拿着一瓶治疗瘀伤的药水,目光飞快的扫过夏微微胳膊上的痕,将瓶盖拧开。

“啪”的一声,刺穿了空气。

严朗的头偏向一边。

门外,立着一道纤细狼狈的身影,背脊紧紧贴着墙壁,漆黑的眸子睁得极大,绞着那扇没有合严的门。

直到里面传来“啪”的一声。

那瘦弱的肩膀也跟着震动。

夏微微和着哭腔的质问传了出来:“为什么不阻止!”

言糯睫毛轻眨,身体绷的很紧。

阻止,夏微微在质问谁?

一阵沉默,仿佛过了很久

,里面没有人回应夏微微。

夏微微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你明知道汪檬是什么性格,刚才打成那样,居然没有一个局外人站出来!”

沉默。

“你是故意的。”

仍是沉默。

“算你狠。”

良久,才响起低低的一声:“等你冷静下来,咱们再谈。”

言糯没有听过这个声音。

夏微微从脚底板到头发丝都是凉的,耳朵里嗡嗡的,背上窜起战栗,唯有手里紧紧握住的那瓶药水,是真实的。

严朗早已进去了。

她在秘室里平静了很久,很久,眼泪已经干涸。

然而,低头跨出去,迎上刺目的光线时,余光却撞见一道身影,是蓝色的裙摆,贴着走廊的墙壁。

夏微微登时一惊,乱成一片的思绪被豁然戳了个洞。

抬头时,迎上那双眸子。

漆黑,微亮,如被雪照亮的深夜。

猛戳【阅读原文】看完美大片第十二章

巅峰决战

辽宁治疗妇科费用
海口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
郑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贵州市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汕头市濠江区珠浦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