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伴生虫姬 第六十八章 继承的力量

2020-01-17 10:51: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伴生虫姬 第六十八章 继承的力量

“我觉得,在我死之前应该能将够你干掉......”神铭看着眼前魔气森森的男子,展颜一笑。

魔化男子看着神铭毫无惧意的笑容冷哼一声,周身魔气凝实起来,有部分魔气化为四条黑色触手,在男子的周身飞舞着。

“好吧,看样子想要干掉你就只能主动出击了。”神铭拿起武器,另一把也捡了回来,原地踏了两步,深吸口气后瞬间如炮弹般飞射出去,双刀后摆大力旋转般的向着魔化男子挥砍而下,如果能不直接接触魔化男子是最好的了。

“嗬,”怪叫一声,魔化男子身上的四条触手也呼啸的朝着神铭抽过来,神铭看了眼却没准备闪躲,在四条黑色触手击中他的瞬间;他手中的武器也改劈为刺。

“啊。”“唔。”闷哼声传来,神铭被抽飞出去,但是魔化男子却捂着右眼睛惨叫出来,如果不是他刚刚偏头来得及时,就不仅仅只是刺伤只眼睛那么简单了,不过那只眼睛却暂时也不能用了。

神铭扯了下嘴角,并不是高兴,而是痛苦,一股剧烈如烧灼般的痛楚传来,自己整个胸腹都被黑色触手击中,大片的皮肤和肌肉也因此被腐蚀,幸好自己恢复力强悍,受伤之处的腐蚀程度正在慢慢减小,伤口也在清晰可见的速度恢复,不过因为腐蚀的影响恢复得十分缓慢。

忍着剧痛,神铭再次朝着男子冲过去,魔化男子也谨慎起来,一条触手将头部牢牢的保护起来,不过仅剩的一只眼睛也给男子造成了不便,他死角更大了。

“该死!!!”汹涌澎湃的魔气给男子全身上下裹覆了一遍,构成了一副形状模糊的铠甲,同时他脚底传来噗呲的声响,每走过之处都给地上腐蚀出深深的痕迹。

干涸的泥土也无法抵抗男子魔气的侵蚀了。

看着冲过来的神铭,男子的三条触手抬高,然后重重的砸下。

‘咚~’大地发出哀鸣声,却没有击中想象中的人体,男子瞬间抬起两只触手挡在右边,果不其然;右边的视野盲区一股刀光狠狠的劈中了触手。

‘噗呲、噗呲~’武器与触手的接触之处传来腐蚀的感觉,神铭后跳离开,看了眼武器,果然上面一些位置布满了像锈迹般的痕迹,不过痕迹很轻,神铭安心了下来,看样子gicsorcery武器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腐蚀的。

四条触手向神铭杀去,神铭也不退缩举刀对砍了过去,‘砰~’神铭被击飞了,一道魔气覆盖到他的肩膀,腐蚀着血肉,不过瞬间他又像是没事人般站了起来,肩膀上的挫伤也好了大半,而男子的其中一条触手像是不稳定起来,有种溃散的痕迹。

“再来。”神铭感受着伤痛,心情也莫名的兴奋起来,全身上下的机能瞬间开到最大,“枷锁三段...”

‘砰~’这次竟然是魔化男子被击飞,不过神铭身上依旧被触手击中,带走了大片的血肉。

“哈哈~”喘着气,神铭不顾全身的腐蚀魔气,依旧向着男子冲过去,还是说魔气对他的影响正在慢慢减弱。

‘嘭~’神铭的整个肩膀被击碎,血肉炸开、粉碎,而魔化男子依旧被击飞,一把尖锐的刀尖差点将他的脖子砍下来。

完全的以伤换伤的打法,神铭仗着自己强大的恢复能力。

“怪物,你真|他|妈是个怪物。”魔化男子开骂起来,看着神铭肩膀上快速愈合的伤口,一股寒意在他的心里诞生,再下去真的有可能拖死的是自己。

神铭眼神整个也变了,不知道是战斗的兴奋还是伤痛的麻痹,他的整个眼神中只有了疯狂的战意。

“我不信,你不过是个懦弱的宿主罢了,就像被我吃掉的那个家伙一样,不过是个无能,懦弱,凭借我们伴生着才能存在的人类宿主罢了。”魔化男子疯狂的吼了起来,仅存的一丝理智也在他的眼神中溃散,剩下的就只有野兽般的杀意和疯狂,他全身的魔气爆炸似的翻滚,如同魔神降临般的威势,将神铭本来就有点兴奋的心情浇了盆冷水。

“那家伙将灵魂卖给了恶魔了?”不远处的厄卡琳娃看着那和神铭杀到一起的三号,感到一些不可思议。

“对,不过是被伊甸园给逼的。”被安德莉丝击飞的二号男子出现在了厄卡琳娃的不远处,整齐的穿着可以看出莉莉丝的那下攻击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伤害。

莉莉丝抬起魔杖的枪口指着他。

“不不不,那种玩意对我没用。”二号男子极其普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倒是听说过零号最厉害的能力并不是远程攻击哦。”

“我凯萨斯想领教下身为zero的你......的破?灭?之?力。”男子微微一笑,眼神中却是露出了火热之色。“让我看看你能成为零的能力。”

说完,厄卡琳娃和男子都沉默了下来。

“你确定?”厄卡琳娃说道:“这并不是个好主意。”

“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罢了。”凯萨斯依旧平淡的笑了笑。

厄卡琳娃看着眼前的男子,半晌,眨了下眼睛,笑起来,“好吧”

手上的魔杖也被她扔在了地上。

“那你可要看清哦,那可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凯萨斯一笑,一股来自灵魂般颤栗的感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整个荒野上战斗的众人都被这股可怕的力量打断,停下了手上的攻击,震惊的看着这边的场景,所有人都颤抖起来,不,不对,颤抖起来的是整个荒野。

“来吧让我看看,你那种被很多人恐惧和赞赏的能力,你那个让伊甸园恐惧而不得不对你进行销毁的能力。”男子一步步走来,整个空间都被他的气势激荡得滋滋作响,大地,草木,甚至是空气都被撕成粉碎。

“小琳~”神铭开始朝厄卡琳娃冲去,并焦急的喊道,他感到了可怕的力量,不敢相信她能够对付得了那样的存在。

厄卡琳娃朝着神铭笑了下,露出个安心的表情,这让神铭悬起的心安定了些,他对厄卡琳娃有种无理由的信任。

“你在看哪里?”魔化的男子狂笑着突然出现神铭的背后,一把抓住神铭的手臂,如深渊般的恐怖气息裹住他手上。

‘嘶啦~’整条胳膊随着大量的血肉被撕扯下来,大量的鲜血染红了大地,让所有人触目惊心。

神铭看着自己被扯下的手臂,没有一丝表情,却随后冷冷的撇了眼已经看不出原来面貌的魔化男子。

肌肉蠕动,一条完好的手臂从断口处长出;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魔化男子,一道金色的魔纹在手臂上隐约显现。

“你继承......是那个......”魔化男子恐惧的声音还没说完,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凝固,整个身子突然就爆裂开来。

“怎么会......”男子传来了生命最后一刻不可思议的哀鸣声。

就在神铭击中魔化男子的同时,厄卡琳娃也出手了,一条缠绕着金色魔纹的丰盈手臂瞬间轰出,一拳没有任何威势的拳头,却在没人看清的情况下击中了凯萨斯。

“你的宿主真是个幸运的小家伙,竟然能分享到你的破灭之力。”凯萨斯看着远处石神铭和厄卡琳娃手臂上一模一样的魔纹充满笑意的说了句,似乎没有在意击中自己的厄卡琳娃。

“你知道承受不住。”厄卡琳娃看着凯萨斯,“你为什么还要过来。”

“只是不想继续成为某个人的傀儡罢了。”凯萨斯笑了笑,整个身子就溃散化为灰烬。

他和厄卡琳娃的战斗始终很短暂。

神铭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臂,突然出现的金色魔纹也已经消失,他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在魔化男子撕碎自己的手臂的一刻,自己心中却没有一丝惊恐,反而一股莫名的热流从心里蹿上伤口,下意思的就一拳挥出击中了魔化男子。

这股力量很熟悉,但可以确定以前自己绝对没有遇到过。

厄卡琳娃看着消逝的二号,轻轻的自语着:“我何尝没有分享到他的能力呢。”

说完,厄卡琳娃的手臂就开始崩溃,粉色的血肉分离,看样子马上就会破碎,不过却又迅速恢复过来,就像神铭的不死鸟能力般。

“我的能力负荷太大,没有身体能够承担,但是,我可能才是那个幸运的家伙。”厄卡琳娃看着自己的手臂,然后在深深的看着神铭,“我以前也没有期望能够遇见他。”

......

武威市妇计中心
徐州市电力医院
长沙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江门妇科医院哪好
武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