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纯阳武神 第一百三十六章 地榜争锋!

2020-01-13 22:5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纯阳武神 第一百三十六章 地榜争锋!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地榜强者!

地榜战台四方,很多年轻高手乃至老辈强者,皆露出郑重之色,而更多的观摩者,脸上浮现出敬畏之意,因为眼前战台上现身的十道身影,不是一般的辟地境尊者,而是放眼整个人界星空,修行第四境,最强的三千人。

整个人族有多少人口,都是以兆亿计的,生命古星浩如烟海,其中修行第四境最强的三千人,哪怕是排名最末尾的,底蕴尽出,也足以与寻常开天境大能争锋,不落半点下风,甚至有很大的胜算。

放到年轻一辈,唯有圣禁之王,在辟地境深入到达一定层次,才有横击大能之力,当然,一些拥有兵血以上强大传承血脉的除外,这是异数,并不被地榜所认可。

是以,想要登临地榜,地榜战台争锋,会禁锢传承血脉,乃至除了人体天兵之外的一切神兵利器。

十位地榜强者现身,气势滔天,只是端坐在那里,就是四方崖壁之上,一些开天境大能都露出凝重之色,这等层次的存在,就是他们也不敢有半分小觑,兆亿计的人族当中,百舸争流而上,跻身三千之列的地榜高手,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底蕴。

这一刻,很多年轻高手发怵,即便同为辟地境尊者,观地榜战台上那十位的神形气势,也感到自惭形秽,早先的自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就是一些老辈尊者,也感到心悸,心生摇曳,此前能有的两三成把握,此刻荡然无存。

“谁先来。”

地榜战台上,有声音响起,如雷音滚滚,响彻山谷,这种威势令不少人呼吸凝滞。

“拓星汉讨教!”

这时,一道身影扶摇而上,一步踏入地榜战台。

天龙枪拓星汉!

有人低呼,没想到第一个出手的,就是天翼星拓家的兵血天骄,一位年轻圣禁。

一身黄金甲胄晶莹,拓星汉看上去十分英武,一头黑发肆意披散,他手握天龙枪,手臂端枪,平平抬起,直指十位在座的地榜强者,锋芒气机升腾,在那金色龙枪上,有一条条赤金道轨浮现,彼此纠缠,隐隐缔结出一枚虚幻的赤金符文,烙印在枪身之上。

道符?

有老辈尊者,乃至开天境大能侧目,在道法大圆满,化成道痕之后,更进一步结成道轨,道轨再往上,才凝结道符,这种道法领悟,已经不逊色于很多开天境大能,且观这位年轻的兵血圣禁,一身铁血与杀伐之气,到底是刚刚于那石界碎片经历生死归来的,这种生死间的打熬,最容易令人突飞猛进,积淀下来无畏无惧的大势。

一些老一辈的高手露出微不可查的羞赧之色,痴长这么多岁,居然还不如一个年轻人有胆魄。

呼!

这时,地榜战台上,十张青玉宝座上,一道身影缓缓起身,看似缓慢的动作,却掀起了一股飓风,将整个里许方圆的地榜战台瞬间化成了真空之地。

“地榜第三千位,巽风剑镇无邪!”

有人深吸一口气,对于地榜这末尾十名如数家珍,因为见过很多次了,而在先前几次,这一位还位列第两千九百九十七名,没想到不到十年,其已经沦落到了末尾。

若说地榜之上,更迭最快的,毫无疑问是末尾十名,因为地榜战台之争,每三年要迎接多少挑战,有人登临其上,取而代之,有人坠入榜下,打落凡尘,甚至有时相隔十几年再看,地榜战台之争,末尾十名都已经换了面孔。

嗡!

地榜战台上,只见拓星汉向前迈出一步,整个人骤然间缩小了十数倍不止,而那巽风剑镇无邪亦向前迈步,缩小成一般大小。

“须弥芥子,阵道之力。”

有人感叹,这地榜战台也不是寻常石台,铸炼时不仅浇铸了熬炼了数十近百年的黑铁水,更掺杂有少许神金,坚固之处,就连寻常开天境大能,也很难在上面留下痕迹,更有阵道大师铭刻有地极洞虚大阵,纳须弥于芥子,这里许方圆的地榜战台,真正登临其上就会发现,会比想象中还要大上十数倍,乃至数十倍。

数十近百里方圆,于这些辟地境走到极限的高手而言,才是真正可以舒展手脚的对决之地。

这一战,比想象中更快。

甫一出手,拓星汉就动用了拓家的至强兵法天龙枪,黄金龙枪发出震天的龙吟声,搅动空间涟漪。

锵!

一道青白剑光,如长虹贯日,又好像混乱的灵气掀起的宇宙风暴,大浪滔天,扑灭涟漪,剑光稍纵即逝,那镇无邪转身,拓星汉则闷哼一声,眉心一道清晰的剑痕,微微泛红,却未曾破开皮膜。

嘶!

四方不少高手洞若观火,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刹那间,就显现出来了那位巽风剑的游刃有余以及至强无匹的战力,那种对于战法以及时机的把握,远远超出了寻常辟地境尊者的想象,去到了一个惊人的境地。

“战法入神!”

四方崖壁之上,有开天境大能深吸气,那位巽风剑,战法境界就算没有真正入神,也已经踏在了门槛之上,而就算是开天境大能,他们在场的这些人,又有多少在战法境界上,能够比此人更胜一筹?

败了!

拓星汉微怔,就苦笑着摇摇头,转身走下地榜战台,本来以为此番石界碎片之行后道法领悟更进一步,没想到与地榜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在摒弃了传承血脉之后,他忽然认识到,他并不比寻常年轻圣禁更强几分。

短暂的沉寂之后,有老辈尊者迈步,登临地榜战台,只是这一次,那位巽风剑后退落座,十张青玉宝座上,又一道身影起身,赫然是排名第两千九百九十七位的强者,地榜留名,风火枪狐重。

相比于拓星汉,这位出自鹊山星河境内一方将部的老辈尊者修为很高,已经步入了半步开天境,渡过了两道轮回,但还是没能撑过一枪,就被抽在了肩膀之上,生生打落战台。

紧接着,有陆续有年轻禁忌、圣禁,乃至老辈强者出手,登临地榜战台,十张青玉宝座上,诸地榜高手也一一出手,但很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这几位手中撑过第二招,只是战法境界,这些地榜强者,至少都已经踏在了战法入神的门槛之上,甚至有一、两人被怀疑,已经彻底迈入了战法入神之境。

到了后来,就连鹊山五子,也一一出手,只是在摒弃了一身将血,乃至五人联手缔结的五行剑阵之后,不过勉强撑过了两招,比寻常年轻圣禁,也就略胜一筹。

有老辈人物摇头,并没有人感到惋惜,因为地榜绝非是儿戏,严苛到达了极点,不用说他们鹊山星河,有时候几个至强师部,乃至十个至强师部,也未必能有一人登临地榜之上。

出云雷鹏终究还是选择了出手,尽管心中发憷,但还是咬牙登上了战台,眼前一花,他甚至没能看清前方那位地榜高手是如何出手的,就咚的一声,被砸中了胸口,凌空横飞出去,坠落下战台。

他嘴角溢血,地榜战台垂落下来一缕瑞霞,浇灌在身上,生机滋养,为其修复伤体,令其呼吸间恢复如初,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周围略显异样的目光。

“此人似乎也是出自那出云将部。”

“不过禁忌之身,相比于那一位……”

有人小声交流,在进行比较,觉得两者相差太大,出云雷鹏对于这些很敏感,他面色微沉,心中很不舒服,这种落差感太大了,他自认绝对不弱,只可惜没有那个人的机缘造化,若是自己也能得到机缘,领悟那封镇禁忌……不过运道罢了……这时,有人目光落到苏乞年的身上,开始期待这位年轻的圣禁之王出手,这是连石族的圣人亲子都出手埋葬了的存在,更为传说中的锁天一脉传人,很多人都想观摩禁忌之道,这是传说中凌驾诸道之上的禁忌之法,若能窥见一丝神妙,印证己身,怕是能有莫大的收获。

也有人目光微不可查地扫过山谷中数以千计的四方高手,以及鹊山氏族人,因为除了鹊山五子之外,鹊山氏还有一位年轻的圣禁之王,只是平日里不显山露水,此番石界碎片之行方才名震四方,传言其早几年游历星空,在另一方星河横推诸敌,已经打上了地榜,今日却似乎未曾现身。

四方诸多目光,如何逃得过苏乞年的感知,鹊山圣未至,这其中就有一些耐人寻味。

苏乞年轻吸一口气,目光微阖,又再次睁开,他抬脚迈步,朝着地榜战台行去。

瞬间,四方寂静。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同时落下,如四方崖壁上高坐的诸开天境大能也凝住了目光,近些时日,关于这一位的传闻日夜不息,传说中的中域祖地锁天一脉传人,到底有几分本事,地榜战台上,当窥见一斑。(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还有一更在晚上。)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正规吗
武汉民生医院电话号码
长春最好的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南通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内蒙古妇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