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半接触台球,13岁获得亚洲邀请赛季军,20岁陷入人生的第一个低谷,丁俊晖早早地经历了"> 丁俊晖世界第1只是个名头更愿意被大家长久_合肥体育吧-合肥体育网
排球

丁俊晖世界第1只是个名头更愿意被大家长久

2019-03-21 18:1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

8岁半接触台球,13岁获得亚洲邀请赛季军,20岁陷入人生的第一个低谷,丁俊晖早早地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在刚刚结束的世锦赛上,丁俊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打进四强。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在媒体还是在球迷眼中,24岁的丁俊晖都正在变得淡定和成熟。“世界第一其实也就是个名头而已,与其在这个位置上如流星般短暂停留,我更愿意被大家长久地记在心里。”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丁俊晖说。  5月8日,位于上海杨浦区的第10家丁俊晖台球俱乐部开业。丁俊晖的到来引起了人群的一阵狂欢,而当他在俱乐部外的过道里为《外滩画报》拍摄封面时,热烈的气氛达到顶点,球迷们将丁俊晖和摄影团队层层围住,他则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边配合摄影师的要求自如地摆出各种姿势,一边抽空与旁人眼神交流,甚至接住小球迷抛过来的彩球,一只只高高抛起,像玩杂耍般逗大家开心。

眼前的丁俊晖与2008年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判若两人。“国内的生活有时候是有点烦的,比如你去吃饭,突然就跑出了一个人拉着你非得要拍照、签名,虽然也可以说球迷是比较热情,但这其实已经影响到我了。”2008年接受采访时的坦诚话语音犹在耳,而眼前的丁俊晖即使面对行为稍显突兀的球迷也会露出憨厚的笑容。

人们已经越来越熟悉丁俊晖这样的笑容了。两周之前,当他以15比17的微弱比分差惜败于21岁的英格兰神童特鲁姆普时,他也是带着相同的微笑,竖着大拇指离开克鲁斯堡剧场场地中央球台的。

这是丁俊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进入世锦赛四强,这个成绩也平了泰国选手瓦塔纳(1997年),中国香港选手傅家俊(2006 年)的纪录,成为斯诺克世锦赛历史上第三个晋升四强的亚洲选手。

5月2日,斯诺克世锦赛后最新世界排名公布,丁俊晖以55960 分位列第四,与位居世界第一的威尔士老将威廉姆斯差距不足5000 分。继2009 年末英国锦标赛夺冠后,这已经是丁俊晖连续两个赛季保持着平稳上升的态势,在球迷和媒体的一片赞誉声中,何时问鼎世界第一再次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

“世界第一其实也就是个名头而已,与其在这个位 置上如流星般短暂停留,我更愿意被大家长久地记在心里。”相比3 年前那个在面前直言不讳“我最想 拿第一,这个问题没什么好问的”的丁俊晖,现在无限逼近世界第一的他却开始发觉曾经的目标似乎并不那么 重要了,“或许有一天,人家觉得如果没有赢过丁俊晖,世界第一也没什么意思了,那才有趣吧。”他半开玩笑地憧憬说,然后又把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这是我最努力的一次”

“终于结束了!”北京时间4月30日午夜,伴随着21岁的贾德·特鲁姆普将最后一颗黑球击落底袋,守候在电视机旁中国球迷无不扼腕叹息,而此时此刻,在千里之外克鲁斯堡现场,丁俊晖的脑中闪现出的却是这样一个念头。

4 个对手,12个阶段比赛,140局,“打得头发都要白了”,丁俊晖笑着向媒体诉苦说。

他的世锦赛之路其实走得并不顺利,除了在第一轮比赛中10比2 轻松拿下伯内特,之后的三个对手都以不同的方式给他的前进之路设置了种种麻烦——16强之争对决宾汉姆在最后一刻才实现逆转,以13比12的成绩涉险过关;8强比拼中被一向有“逆转王”名号的赛尔比实现逆转后再次翻盘;直到与特鲁姆普的争夺,两只都是首次涉入世锦赛四强的菜鸟在最后一刻依然是难分难解一路打到抢17的比赛,交出一场堪称完美的“经典之战”。

丁俊晖实现了他世锦赛 4 年征战史上的最佳成绩,也造就了近年来斯诺克世锦赛收视率的一次小高潮。根据中央电视台收视率报告,今年世锦赛期间,平均有3000万中国观众收看了世锦赛,尤其是他与特鲁姆普的第二阶段比赛更是创造了今年以来体育转播收视最高点。

世锦赛结束后,国际台联主席赫恩特别感谢了三位对掀起今年斯诺克狂潮做出贡献的球员——强势回归的约翰·希金斯、一飞冲天的特鲁姆普以及一路上稳扎稳打台风细腻的丁俊晖,“他造就了本次世锦赛上最经典的逆转、最完美的清台以及最高的单杆得分。”

“打成这样,已经没有遗憾了。”虽然依然没能夺得最高荣誉,但多数国内媒体和球迷们对于丁俊晖的表现给出高分。“这一次人们看到的是一个不再哭鼻子的小男孩,而是一个像男人一样战斗着的丁俊晖。”世锦赛结束后,有媒体给他送上一个“丁坚强”的新封号。央视的著名体育主持人张斌则在世锦赛后这样评论丁俊晖“从以前知道如何打球,到现在知道如何赢得比赛”。

“那其实并不是我状态最好的时刻。”面对外界的溢美,丁俊晖自己却有点不以为然地总结自己的世锦赛之旅,“不过这绝对是我最努力的一次,而且可能也有点运气的成分吧。”

“状态并不是最好还能控制比赛,取得比较好的成绩,这正是一个职业斯诺克球手走向成熟的关键标志。”丁俊晖的教练蔡剑忠评论说,“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在自己的最佳状态,想想几年以前的丁俊晖,只要比得不好,便早早放弃,甚至是当场崩溃;相比之下,现在的他开始有能力逐渐控制自己。”

走出噩梦

没有人比蔡剑忠更了解“几年前的丁俊晖”。这个13岁即获得亚洲邀请赛季军的斯诺克神童在进入 20岁之后步入了人生的第一个低谷。

在 2007年初的一场温布利大师赛决赛上,首先以2比0 领先的丁俊晖最后被奥沙利文翻盘。比赛中,情绪激动的英国球迷在看台上大骂丁俊晖,刚满20岁的他满腹委屈,比赛尚未结束就红着眼圈主动向奥沙利文表示祝贺,再被“火箭”哄回赛场完成比赛。

那场比赛也是噩梦的开始。2007、2008 连续两个赛季颗粒无收,丁俊晖进入自己职业生涯中第一个低谷。整整两年,性格内向,对自己的成绩又向来苛求的他挣扎在一个由自己和外界舆论共同制造的漩涡里。

“完全找不到感觉,无论是在训练的时候还是在比赛的时候状态都很低迷。脑子一直在(围着斯诺克)转个不停,但是没任何的效果。无论是在比赛中、练球或是其他为人处事方面,有很多不对劲的东西,但大家当时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丁俊晖回忆当时最糟糕的情况。

2007年的上海大师赛是丁俊晖经纪团队最为担心的一次。到了第二轮比赛,一直状态不佳情绪不好的丁俊晖又受到球杆皮头开裂的影响,输了一两个球开始便有放弃的迹象,还甚至向梁文博借了一根自己不习惯的球杆,犯了职业选手的大忌,最后毫无悬念地落败。“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他情绪波动如此激烈。”经纪人张萌后来这样向媒体回忆说。

不过,即便是在情绪波动最激烈的时候,对于丁俊晖来说,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是一定要打下去的”,2008年夏天奥运会期间受《外滩画报》专访时丁俊晖说。

“丁依然是一个很出色的斯诺克选手。但每个运动员都会有低潮期,我也有。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必须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必须去克服暂时的困难,重新站起来去争取胜利,这一切不得不依靠你自己,我知道这是很困难的,但当你终于走了出来,就会发觉这能令人成长。相信我,这没什么大不了的。”2008 年上海斯诺克大师赛上,奥沙利文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曾这样点评丁俊晖。在那一年的上海赛,丁俊晖首轮即以3比5不敌哈罗德,草草结束。

为了帮助他早日走出阴霾,经纪团队也尝试了一些方法:安排他参加公益活动,探访心理学教授,请资深媒体人对他进行社交培训,进入交大学习管理课程。

不过,正如奥沙利文所说,能够真正渡过难关还需要依靠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差到不能再差”的丁俊晖决定放手一搏——趁着赛季空当,他决定给自己放个长假,整个夏天四处旅行玩乐,完全不想斯诺克,“连球杆都不带”。“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决定,有很多时候斯诺克靠的是一种感觉,之前也有一些球员一段时间不练就永远失去了那种感觉。所以我之前也不敢尝试,万一休息一个月,之后一年也练不回来怎么办?”他解释说,“我很庆幸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因为在整个假期中我的压力都被释放了,重新回归到比赛之后状态也在逐渐变好。我本来是那种不怎么喜欢旅游的人,但现在我开始慢慢了解到,可能有的时候还是要放放假,以一种更均衡的方式来协调自己的时间。”

经历了 赛季回归的丁俊晖尝试以一种更轻松的心态打球。“我现在调整得比较好。没有每天练球 8个小时,比较放松,感觉可以了,就不练了。我自己对自己了解,精力集中也就三四个小时。往死了练(那种事)我现在是不会做的。”丁俊晖曾对《中国周刊》说。

5月2日,世锦赛比赛一结束,丁俊晖便兴高采烈地邀请驻英中国以及留学生们在英国家里张罗起了一场烧烤派对。席间,丝毫看不到半点失望情绪的他一边嚼着羊肉串,一边对着电视镜头说:“对于这个赛季基本满意,对于下个赛季基本没有规划,时间还长得很,现在最主要就是休息,放假,玩。”

“斯诺克并不是生活的全部。”这是教练一直尝试着向丁俊晖灌输这样的一个观点,现在他正开始逐步接受。

丁俊晖2.0

“很多人说你很fashion。”

“他们对谁都这么说。”

“国外认为你是大热。”

“对着这么多(中国),他们总不能说我没戏吧。”

《体育画报》杨旺在博客上记录了丁俊晖在世锦赛媒体见面会上的精彩对答,“充满幽默的智慧,偶尔还来点冷幽默,有点姚明、李娜的范儿。与五年,甚至两年前那个经常会在麦克风前犹如受到惊吓的小动物般实在是判若两人。”杨旺这样评论道。

“小晖的本性一向还是比较热忱善良的,对朋友很真诚,也不时有些小幽默。但他的确是不知道怎么应对媒体,其实假若尝试不以媒体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与他交往会相当顺利。”与丁俊晖有私交的王康宁这样告诉《外滩画报》。他曾以足球的身份在英国呆过一段时间,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丁俊晖,不久之后便成了朋友,“我们私下几乎谈论所有话题,除了斯诺克。他其实有许多兴趣爱好,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和爸爸妈妈过舒适的生活,不要被太多人认识,安安静静地打球。”18岁接受杨澜的采访时,谈论到人生理想,丁俊晖这样说。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不再有只是安安静静打球的日子了。被细致规划和保护着的成长背景,单一的运动员生涯,以及甫一出道便以“少年天才”之姿接连夺下几项重大赛事奖项使他注定小小年纪便要受到广泛关注。

“不要将他与姚明、刘翔那样擅长与公众打交道的运动员比较。斯诺克是相对封闭的运动,某种程度来说,他长期以来都在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而不像姚明、刘翔是在集体生活中长大的孩子,天性本来就更开朗一些。”王康宁评论说。

2005 年,丁俊晖签约众辉体育,这对于他是走出保温瓶开始成人世界探索的一个起点。但还没来得及享受成人世界的自由,迎面而来的却是现实生活的残酷,“读书无用论”、“姐弟恋”、“假球事件”,一次又一次,他成为媒体轰炸的焦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与媒体的关系时常处于紧张的状态中,他试图用消极的方式保护自己,结果被贴上诸如“冷漠、孤僻、高傲”的标签。

这样纠结的状况是众辉的团队不愿意见到的。于是,他们开始为丁俊晖安排一些媒体培训。“内容非常广泛,既包括形象设计,也包括谈吐、人际交往、媒体关系等。一直以来,丁俊晖那种说话比较直接的风格令人印象深刻,这是他的特色,我们希望他能保持。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会经常对他进行培训,比如告诉他如何应对媒体,如何处理与各方的关系。”众辉体育经理陆浩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谈论到他们包装丁俊晖的思路时解释说。

经历了初涉成人世界的甘苦和波折之后,这个保持着憨厚笑容的大男孩正在成长为“丁俊晖2.0版”。

B= 《外滩画报》

D=丁俊晖

“准度并不能决定一切”

B:世锦赛后除了你,特鲁姆普的名字也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中国球迷认知。你们俩都被认为是 85后的年轻代表,许多人在看了你们的那场比赛后都评论说,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得到几年前你的影子。你们似乎都是那种以进攻为主的球手,你与他交手后感觉怎样?

D:我觉得他与我那时的风格还是不一样。虽然我也是进攻为主,但我并不是以准度为主。他则从头到尾都是在以准度在进行连续得分,但不是依靠对于一些球的走位以及细节的把握来处理一局球,所以他准的时候状态是非常疯狂的,但一旦准度没有了,输起来也是很快的。(:这是否也与他没有教练有关?据说他从小就是自己训练的,假若有个人从旁指点可能会好一些。)是的,他如果有个教练,那对于他整个思路、走位和进攻的杀伤力会提高很多。现在他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准度,这很容易被对方给限制住。

B:所以如果下次你再遭遇他,是否已经找到了一些克敌制胜的方式?

D:还是累积了一些经验的。如果下次遇到他,我想首先是在防守上必须是要做得更细一点,其次是在进攻上,我也不会被他的准度所压倒,因为打职业比赛准度好的人很多。

B:许多人都在感慨说他的准度实在是太可怕了。之前有英国媒体的评论说,这种准度实际上更多是来源于天赋,并不是勤奋练习就可以获得的。作为斯诺克球手来说,你是否也羡慕他这方面的天赋?

D:我觉得准度是天生的,他有这方面的天赋是他的运气,但我也没必要特别羡慕,因为准度并不能决定一切。

B:现在许多人都认为你们是新生代的代表,将来也是“一生之敌”。之前他的成绩不是很好,排名也不是很高,但最近中国赛与世锦赛他表现特别好,排名也一下子提高了,你是否也会相应提高对他的警惕?

D:作为一个职业球手而言我们应该是非常认真对待每一个球员,无论他的世界排名如何。当然了,当一个球员在逐渐靠近你的时候,外界自然也有关于我们之间竞争的更多期待和看法,如果是不在你的排名范围内,大家也不会说那么多。而对我本人来说,每个人都是会进步的,我并不对他的状态感到吃惊,也理解外界现在对他的强烈关注,这与他的成绩有关,否则他也不会吸引大家的眼球。

B:媒体一直喜欢将你与奥沙利文进行比较,但这一次世锦赛之后,我看你对于希金斯似乎大为赞赏。不知道你更愿意成为哪种类型的球员?

D:我本人没有偏向哪一种风格,最好是能够博采众长,练成一种没有风格的丁式风格。

“保守的赛制对球员、观众和整个斯诺克都没好处”

B:这是你第一次进入世锦赛四强的比赛,几场比赛也是打得颇为纠结,尤其是最后和特鲁姆普的比赛打到抢17。你自己后来评论说比赛时间太长,太劳累了。有媒体采访你的教练蔡剑忠,他也谈论到你在长局制比赛中还是缺乏一些经验。不知道你是怎么认为的?

D:我后来总体总结一下,觉得最主要的问题是应不应该有那么长的赛制。世锦赛除了第一轮,之后都是 25局13胜制,决赛更是33局17胜制,无论是对于球员还是观众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拖沓和劳累的过程,我觉得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在别的大赛中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这么长的赛制。

B:但是也有人说,正是因为这么长的赛制,世锦赛才能够确保最后的冠军是真正有实力的,最实至名归的,而不是某个运气特别好的黑马。

D:如此保守的赛制对于球员、观众和整个斯诺克都没什么好处。就算是喜欢看斯诺克的球迷,也是喜欢看那种能够快速结束战斗的。英锦赛基本上也是采用17局9胜,即便是在决赛19局10胜我认为也是一个极限了。因为凭我的经验,如果是17局的话也要打整整一天的时间,已经是运动员能够保持自己最佳状态和战斗力的一个极限了,之后整个竞技状态就会下降,比的就不是谁的战斗力更强,而是谁的失误更少一点,在这样一个状态下,我们能够呈现给观众的东西也是有限,大家不是来看精彩比赛的,是来看失误的,这有意思吗?

B:假使赛制稍短的话,你是否更可能夺得冠军?

D:对我本人来说区别不是很大,无论是长局制的比赛还是5局3胜的那种最短的赛制我的任务是打好每一场比赛。我认为缩短赛制最大的好处其实是能够增加比赛的不确定性,增加比赛悬念,可能你一两个球处理不好就会影响最后结果,那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很大的刺激,大家会更小心处理每次机会,这样比赛不是能够更精彩吗?

“世界排名对我来自己来说意义不大”

B:你现在的世界排名已经是第四位了,自然也有越来越多人开始谈论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问鼎世界第一。对于这个名次你是怎么看的,你也会经常去查看排名或习惯性地算计积分吗?

D:说完全不关心是骗人的,我稍微也是会去关注一下,知道自己在哪个位置,是不是要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或打的更好一点就可以了,但世界排名这件事本身对我来自己来说意义不大。

B:那你认为这个排名对于中国斯诺克界有意义吗?

D:也就是个名头吧。你要想你能在世界第一上待一辈子吗,那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但曾经有许多球员达到过这个高度,之后又怎么样呢,每个人在这个位置停留了几周,或一,两年然后又离开了,没人能够一辈子当世界第一。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想,如果有一天我也排到世界第一了,但过了几年大家都忘记了,甚至将来没有人会再记得有丁俊晖这样一个球员,那世界第一也没什么意思。

B:我之前看到你讲的一句话非常有趣,你说将来的天下不管是谁的,你只管打好自己的球就行了。你难道不想也争一下这个天下吗?

D:当然每个人都希望能成为世界第一,但相比于一时的排名,我希望自己将来能被人记住,或许有一天,别人会觉得没有赢过丁俊晖就算是世界第一也没什么意思。

“新生代实在太少了”

B:蔡剑忠教练认为,对你来说现在技术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完美的状态了,将来在心态上的修炼是个更重要的话题,你同意他的看法吗?

D:基本同意。不过我觉得技术方面还有一些可以加强的地方,尤其是在对于比赛经验的获得方面,为什么说像希金斯这样的“老狐狸”现在还是很强大,因为他实在是有许多经验。比如说在防守中他知道怎么给你下套,如果你没有经验可能完全觉察不到,这种东西都是训练不出来的,需要通过实战经验去累积。

B:这也是你或者特鲁姆普这样的年轻球员与老球员之间的最大差别?

D:是的,之所以希金斯和亨德利现在还很优秀,一方面他们有经验,一方面他们也有精力去打,如果他们愿意就可以给你设置很多很多障碍,所以他们能否赢得一场比赛的关键是精力,而年轻球员更多的是凭借一种拼劲与他们去斗。

B:不过最近年轻一代的球员一直是在被热衷讨论,这次的世锦赛中最后四强有两个是新生代的(丁俊晖与特鲁姆普),两个是75后(希金斯与威廉姆斯 ),而之前的中国赛四强中 75后全部出局。你认为现在是新生代全面登陆斯诺克的时机吗?

D:可能要再过三年之后才能看到更明确的趋势是什么。不过说实话我还是认为新生代实在太少了,85后基本上指的就是我与特鲁姆普两个人吧,最多再加一个梁文博。然后其他的可能是比他们(希金斯一辈)小个五六岁的人,但其实你也数不出几个特别有代表性的,基本上还是由75后在控制斯诺克的大半江山。这其实也代表着斯诺克这项运动的保守性,除了英籍球员受到很好的保护,基本上外籍球员很难在这项运动中站住脚跟。

“完成目标的确要靠一些运气和时机”

B:斯诺克近两年在英国发展得不是很顺利,赞助商不断离开。但在中国,这项运动现在蒸蒸日上,许多英国球员也十分乐于与中国媒体、球迷交流,乐意来发展中国市场。你认为这是否也是这项运动在努力走向国际化的一种标志?

D:走向国际化是必须的。就像你说的,斯诺克的一些赛事现在在英国越来越难找到赞助商,而在中国的两项比赛每年都能吸引许多赞助商。那一项运动为什么不能到一个赞助商云集的地方去发展,而一定要停留在一个资源已经日渐贫瘠的地方呢?不过,我认为无论怎么国际化,他们还是会有一些很保守的东西,比如说他们对于本土球员的保护。如果有一天这项运动每年10项赛事有8项是在国外进行,他们就要考虑是否要提高奖金额度或者是为球员提供差旅费用等,按照目前的情况,我相信如果不是丰厚奖金的刺激,一些球员是不会愿意长途奔波到国外去比赛的,这就是现在比较无奈的现状。

B:你觉得将来比如像梁文博或者是其他的中国球员是否能像你一样走向世界,或你认为丁俊晖不过是一个很特殊的例子,没有可复制性?

D:要走到我现在的位置,单凭努力是不够的,很多时候想要完成一个目标的确多多少少是要靠一些运气和时机。

B:随着世界排名的不断提高你是否认为自己越来越融入到整个斯诺克文化中,被英国斯诺克圈接受?

D:我觉得我能不能融入到英国的斯诺克圈不是关键。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影响这个斯诺克圈,将这项比赛尽量带到英国之外的地方,不能说是全世界吧,起码是亚洲,每年泰国和印度都有一些挺好的选手在进行这项运动,我希望我的例子能多少给他们鼓励,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看到更多来自英国之外的面孔出现在这项运动中去。

鲁南欣康是饭前吃
晚上睡觉夜尿多怎么治
小儿高热惊厥药
冠心病饮食应多吃什么食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