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九阳剑圣 六一零:验身!云采林下台!葵司下台!(1更)

2020-01-17 03:2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阳剑圣 六一零:验身!云采林下台!葵司下台!(1更)

[]

“蛇尾娇进来,去帮忙检查一下,云君奴小姐是不是处子?”阳顶天道。^_^本··首·发····.^_^

尽管云君奴已经做了足够的思想准备了,但此时那种耻辱,还是疯狂地践踏了她的脸,她的心脏。

她此时真的很想直接拔出剑来,和阳顶天同归于尽。

但是,她忍了下来,紧紧咬住牙关,将这个耻辱忍了下来。

蛇尾娇进来,面表情地道:“云小姐,跟我来。”

云君奴抬头的时候,绝美的面孔已经苍白一片,跟着云君奴朝边上的小屋走去。

然后,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脱衣衫的声音。

一刻钟后,蛇尾娇走了出来,朝阳顶天点了点头道:“宗主,她还是处子。”

出来之后,云君奴依旧直接跪在地上。

“你出去吧。”阳顶天朝蛇尾娇道。

“是!”蛇尾娇走了出去。

“云君奴,你跟我来。”阳顶天道,然后直接朝内间走去。

云君奴内心一颤,难道阳顶天在这里就要她的身体吗?瞬间,她觉得整个身体都是冰凉的,感觉自己根本不再是未来的一派少主,而只是一个"jinv"而已,而且还是送上门的"jinv"。

阳顶天一直往上走,竟然直接走到了城堡的屋顶之上。

这里算是整个炎城的高处,头顶便是天空,可以俯瞰真个炎城。

云君奴一愕,阳顶天难道喜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那种事情,又或者有什么其他的变态嗜好,又或者只是想要追求她,和她谈心。

不过,很明显她想多了。

阳顶天吹了一声口哨,一只巨大的魔鹫王直接飞来。

“上去吧。”阳顶天道。

阳顶天骑上魔鹫王,云君奴微微一愕后,也坐了上去。

云君奴加惊诧好奇了。阳顶天这是要干什么?是要带她去什么特殊的地方?

魔鹫王速飞行,紧紧两个时辰,就降落在云霄城的城堡的偏僻山谷之处。

这里,也是焰焰,娇娇还有宝宝的住处,秦梦离偶尔会来住。不过,之前她就掌管商业。如今光明议会成立,她也变得非常忙碌起来,成为宋丽华的一名属下,掌管商业事务。

狐狸精妖娆,又不见人影了,依旧大着肚子。没错。她都怀孕一年多了,还没有生。因为她毕竟不是人类,而且孕育的又是近乎完美的强大种族,所以孕期估计是人类的两倍。

只不过,肚子里面的宝宝非常健康。而且在肚子里面,已经可以和爸爸妈妈有充分的交流了。

是真正的交流哦!阳顶天趴在肚子上喊宝宝,他/她还会回应的。高兴的时候。就拍妈妈的肚子,不高兴的时候,就吐泡泡。有些时候闹得厉害,妖娆肚子甚至会疼。

从宝宝开始可以交流的时候,狐狸精和阳顶天的**就完停了。

所以,如今的妖娆,几乎每一天都在游览西洲的大好河山,给肚子里面的宝宝陶冶情操。

……

“夫君……”秦娇娇正在练剑。见到阳顶天之后,顿时比欢喜地冲上来。

当然,她练剑也就是练个好玩而已,天赋一般,脑子也一般,所以武道上只能算草包。而焰焰比她懒了十倍,有一天没一天地练。修为也超过她许多了。

只不过,现在两个人已经不打架了,觉得争老大老二没意思了。两个人已经勾结起来,对付秦梦离这个大龄美妇了。

等见到阳顶天身后还有一个女人。而且竟然比自己还要美,秦娇娇脖子上的汗毛猛地竖了起来,冷声道:“她是谁?”

接着,朝里面喊道:“西门大奶,出来!你家男人带了一个野女人回来。”

焰焰抱着宝宝,急冲冲地跑了出来,大声道:“哪里?哪里?会不会打麻将,我们三个人天天斗地主,都腻死了。”

“不是吧,西门大奶你什么意思啊?你还嫌你家男人后宫不够乱啊,我们打了一年好不容易才安生下来,难道又要天天打架,你有点骨气行吧?”秦娇娇道。

阳顶天一把抱过沉甸甸的宝宝,如今的宝宝,已经要两周岁了。已经开始进入第一个叛逆期了,不耐烦在大人怀里抱了。阳顶天刚刚抱在手里,就挣扎着要下来。

“宝宝,亲爸爸一口。”阳顶天又乐此不疲玩这个游戏。

宝宝皱着小眉头,很勉强地撅着小嘴亲了阳顶天一口。然后没有等到阳顶天说让爸爸亲一口,就凑过小脸,让阳顶天亲。

瞧那嫌弃的小模样,仿佛说,你们大人真是幼稚,这种游戏我玩几个月就玩腻了,你们还在玩。看在你是我爸爸的份上,我配合你一下,以后不要让我玩这么幼稚的游戏,我现在连奶奶都不怎么爱吃了。

阳顶天抱着宝宝,贪婪而又用力地吸了一口气,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都说乳臭未干,如今宝宝身上的奶味,已经没有那么弄了,说话也清楚许多了。不过焰焰说,他小时候刚学说话的时候,还嘴碎还说话,如今会说话了,反而不喜欢说话了。

这句话说得阳顶天想笑,宝宝小的时候,他现在才两岁已经够小了。

而焰焰对这个的回答是,现在她看小孩子,部以宝宝为中心。宝宝八个月的时候,她看八个月以上的孩子都会觉得,哇这个孩子好大啊。看八个月以下的孩子就会觉得,这个孩子好小啊,比宝宝都小。如今宝宝两周岁了,只要超过两周岁的孩子,她都会觉得好大,小于两周岁的孩子都觉得小。

宝宝长得不像阳顶天,很像他妈妈独孤凤舞,所以长大以后不知道要比阳顶天帅多少倍。

所以阳顶天有些时候会很孩子气地想,靠吴幽冥你别得意,我儿子长大以后比你帅。

“云天阁主的女儿,云君奴。”阳顶天道。

焰焰拢了拢头发,朝云君奴点了点头。尽管她的动作漫不经心,但是阳顶天却清晰感觉到,她绝美的容光仿佛一下子燃起。她美眸的光芒,一下子就亮起。这种感觉,就仿佛孔雀见到美丽的对手的时候,猛地展翅,要把对方比下去。

而秦娇娇顿时敌意大起,完充满戒备地望着云君奴。

好啊,不但长得比我美。身份也不亚于我。这还了得,我原来在家里还能排第二,这个狐狸精进来了,我不是要排到第三去。

所谓排第二,是真的在排啊,甚至是签了合同。按了指印的那种。

西门焰焰老大,秦娇娇老二,秦梦离老三,妖娆老四。

当然,妖娆不屑和这些小女孩玩,就没有按指印。秦梦离倒是笑意吟吟地按了指印,还非常蛇精病地喊焰焰大姐。喊秦娇娇二姐。搞得两个人听得毛骨悚然,直接说不许喊了,心里知道就可以了。

“宝宝,姨姨抱,要不要?”阳顶天指着云君奴,朝宝宝问道。

宝宝侧过头,看了云君奴好大一会儿,直接扭头道:“不要!”

云君奴伸出手。顿时尴尬地空在那里。

“不好意思啊云小姐,宝宝被我们宠坏了。”焰焰柔声道,然后接过宝宝放进云君奴怀里。

只有这个时候,云君奴的表情仿佛才活了过来。小心翼翼抱着宝宝,几乎不敢呼吸,唯恐用力一点点都会伤害了宝宝。

她的善良,是不用质疑的。平常连蚂蚁都不敢踩死。

见到云君奴想要亲近,又不敢的模样,宝宝反而好玩得嘎嘎笑,然后飞在她红唇上亲了一口。

顿时。云君奴美丽的脸蛋直接就红透了,望向宝宝的目光也加充满了宠溺。

阳顶天轻轻捏了焰焰和娇娇的脸蛋道:“好了,我要走了!”

焰焰轻呼道:“夫君,饭也不吃了吗?”

“对不起,没时间了。”阳顶天道。

“嗯。”焰焰眼圈一红。

嫁给阳顶天之后,她们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超过半个月。而这其中,从幽冥海北上的那四五天,还占了近半。

轻轻在焰焰和娇娇的额头上吻了一口,然后朝云君奴道:“我们走吧!”

焰焰将宝宝抱过来,柔声道:“宝宝,爸爸要走了,跟爸爸说再见!”

“再见……”宝宝敷衍地摆了摆手,虽然他也爱爸爸,但是我在这里活得很,爸爸这种东西偶尔见一见就可以了,经常在一起还是不要,因为他总是会来抢妈妈的。

……

在山谷中逗留了片刻之后,阳顶天就和云君奴骑着魔鹫王,直接返回炎城。

从炎城到云霄城,足足四千里,来回近万里。阳顶天就为了带云君奴见一下宝宝和焰焰,呆了一刻钟,然后离去?

所以,云君奴尽管芳心软化,但是依旧一头雾水。

或许,是因为她云君奴曾经说过,要把西门焰焰和秦娇娇从阳顶天的魔爪解放出来。

“我错了。”在空中,云君奴忽然开口道:“我之前说西门焰焰和秦娇娇很委屈很悲惨,我要努力将她们解放出来,我错了!她们很幸福,我感觉得出来,她们很爱你,你也很爱她们。”

“你还说过这样的话?”阳顶天道:“不过,你想多的。我带你来云霄城,不是为了让你看焰焰和娇娇,是为了让你看宝宝的。”

“宝宝很可爱,很讨人爱!”云君奴道。

“我只是想要确定,你究竟是不是我说的那个妻子,也就是宝宝的亲妈妈。”阳顶天道:“看来,应该不是的。你们的性格,气质完都不一样。而且你是处子,她都生过孩子了。可是,你们两人走路间步伐的气质,真的是非常相似!这真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

“你很爱她?”云君奴道。

“我,我不大有资格说爱。”阳顶天道:“我和她之前,多是一种阴差阳错。我和她成亲了,但是从头到尾都几乎没有一天在一起过,也没有温柔过。她杀过我一次,我也杀过她一次。而且是在她生出宝宝之后,我一剑刺穿了她的胸口,差点……差点害得宝宝……”

说到这里,阳顶天没有说下去。每次回想到这一幕。阳顶天背后的冷汗就爆浆而出,都觉得几乎要魂飞魄散。幸亏是独孤逍去找到了凤舞,找到了宝宝,否则后果……

所以,阳顶天对独孤凤舞是尽的愧疚。

云君奴顿时一愕,没有想到阳顶天口口声声的那个女人,竟然和她是这样的往事。

“尽管我不是她。但是我可以取代她,给您为奴为婢的。”云君奴淡淡道。

不知道为何,去了一趟云霄城后,她就忽然想开了,那种屈辱感已经不那么强了,重又变得淡然起来。

“不。不用了。”阳顶天道:“我们回去,谈正事!”

……

回到炎城的城堡内。

阳顶天重又恢复了严肃甚至冷漠的表情。

云君奴依旧要跪下哀求。

“你坐,你来不是哀求,是谈判。”阳顶天道。

云君奴微微一愕,然后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

“云天阁我可以救,也一定要救。”阳顶天道:“但是。有几个条件。”

“您说。”云君奴道。

“至少目前,我不会为你洗刷罪名,你可能还要担着邪魔道潜伏者的罪名,我也会将你囚禁起来。”阳顶天道:“我不是不这样做,而是不愿意节外生枝!”

“我知道,这是我活该,这是对我愚蠢的惩罚。”云君奴淡淡道。

“第二件,你的母亲云采林。必须下台。选择云天阁其他贤能做的阁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选择云池,因为她足够智慧。”阳顶天道。

“是。”云君奴道:“这一点,母亲也早有准备,他本就准备去位。”

“第三件,云天阁比如部融入光明议会。接受整编。”阳顶天道:“当然,你会以为我是在吞并。但是以后有时间,你可以在西洲走走看看。云天阁和地裂城会成为一个瀛洲防区,内政还是由地裂城和云天阁掌管。但是晶石魔舰和魔鹫军团。要编入光明议会一线军队中,军权直接归光明议会统帅部,至于地裂城和云天阁有没有人可以进入统帅部,我不敢肯定。但是,云天阁和地裂城的主人,会进光明议会常任成员。”

“是。”云君奴道。

整个过程,云君奴没有任何讨价还价。

见到阳顶天稍稍惊讶的表情,云君奴道:“我母亲只是做了一场噩梦,我大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云天阁的完整和存在,其他的我们已经不在乎了。如果祝青主打来,整个云天阁就会死得干干净净了,也留不下一寸土地了。”

“那行,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阳顶天道:“我们的军队,我们的武者,已经部集结了。只要一声令下,可以的速度,开往瀛洲大陆。”

“阳宗主,我有一个问题。”云君奴道。

“你说。”阳顶天道。

“如果灵鹫宗彻底卷入,逼迫你们让步,你们会怎样?”云君奴道。

“既然答应出手,那就没有任何退让的可能性。”阳顶天道:“哪怕灵鹫宗倾巢而出,我们就算死得干干净净,也不会丝毫妥协退让!你应该也知道,我还从来没有退让过。”

“嗯。”云君奴道:“那我还有一个问题,可能会激怒你。”

“你说。”阳顶天道。

“这次云天阁和地裂城的灾难,您扮演什么角色?当时在云天阁您向我逼婚?是什么意思?”云君奴问道。

“我扮演着不太光彩的角色。”阳顶天道:“我想你逼婚,逼你母亲云采林交出晶石魔舰,一个是表示惩罚的意思。另外一个是激怒你母亲,给祝青主一个契机。试图用你们云天阁吊出祝青主,然后消灭他。”

云君奴一愕,她真的没有想到阳顶天会这么直接,丝毫没有掩饰。

“当然,我们没有想到祝青主会玩那么大,所以如今给我们西洲带来的风险,也比之巨大,只不过我们也法回头。”阳顶天道。

“明白了。”云君奴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凄然。但是她内心竟然没有多少生气的感觉,或许是经历过大的背叛,践踏和折辱之后,阳顶天的这种算计已经不算什么了。至少,阳顶天肯直截了当告诉你,而不是像有些男人,在蜜糖里面放了砒霜,在毒死你的前一刻还觉得甜蜜。

阳顶天没有表示抱歉,直接道:“那你先去休息,等地裂城的使者到了之后,我们就立刻出发!”

“是!”云君奴道。

……

一个多时辰后,地裂城的使者葵宁,和葵卿,同时到达。

葵宁见到阳顶天之后,直挺挺跪下,然后没有说任何话。

葵卿没有跪下,站在阳顶天面前,道:“阳宗主,你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但是也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您说。”阳顶天道。

“别杀我嫂子,我现在已经把她捆起来了,她已经自杀三回了。”葵卿道:“她是糊涂过,但是从未作恶过。她是冤枉的,不应该死!”

阳顶天道:“我会将她囚禁,因为暂时我力洗刷她的清白。”

“是。”葵卿道:“那我们任何条件,都答应!”

“葵司城主的意见呢?”阳顶天问道。

“您一到地裂城,他立刻退位,然后我地裂城主之位交给我。”葵卿道。

“他想清楚了?”阳顶天道。

“我哥哥直,但是不蠢。”葵卿道:“如今还想不出吴幽冥放他回来,灵鹫宗放他回来是怎么回事,那也未蠢得太不可救药了。”

是啊,如果现在还不明白灵鹫宗放回葵司的原因,那就真的蠢得不可救药了。

云天阁帮助祝青主讨伐西洲。阳顶天要惩罚云天阁,如果葵司不在地裂城,那么地裂城绝对会坐视地裂城被惩罚,甚至还要帮忙踩上一脚,毕竟两家仇恨延绵的几百年。

可是葵司一回来之后,怎么可能坐视自己的女人被欺负。而且被长期欺骗之后,对阳顶天有了很大的偏见。所以瞬间,将地裂城从阳顶天身边拉开。

而只要撕开地裂城和阳顶天之后,就可以把地裂城和云天阁一起打包,卖给祝青主。换来祝青主的面妥协。

他们,可从来不做亏本生意的。

“葵宁,你我是生死兄弟,所以在出兵之前,有些事情我要说清楚。”阳顶天道:“在这场大阴谋中,我扮演的角色可不光彩。和我和祝青主合谋,把云天阁给坑下深渊的。”

“是。”葵宁道:“但是,您从来没有想过把地裂城坑进去,我们被牵扯进来是意外,因为您也想不到我父亲被安然恙地放回来,也想不到我们会和您错误的决裂。如今的局面,是云采林和我们的愚蠢造成的后果!”

“行!那就不要浪时间了,我们立刻出兵地裂城云天阁!”阳顶天道。

半个时辰内,西洲光明议会所有精锐,倾巢而出!

……

注:第一送上,我接着写第二!月票要投哦!

巨鹿县医院
黔东南州民族医药研究院附属苗医医院
赤峰看妇科医院
菏泽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台州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