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02章 仙界黑户!

2020-01-16 14:57: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02章 仙界黑户!

禁忌之岛,冰天雪地。

经过左妖孽的普及,姬晓尧知道仙界领域辽阔无边,总共有三大明面上的势力,分别是魔域仙域和妖域

仙域仙修的修炼晋级过程为渡劫期大乘期地仙天仙玄仙金仙大罗金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而魔域魔修的修炼晋级过程为渡劫期大乘期地魔天魔玄魔金魔修罗金魔魔君魔王魔帝魔尊

听说仙界的修士方出生便已经是渡劫期的修为,玄仙玄魔是仙界的中坚力量,由此可见,姬晓尧如今大乘期的修为真是渣到不行

在经过好几天的疗伤过后,姬晓尧便通过空气中充裕的仙灵力猜出了,她如今应该是处于仙域

想起左妖孽曾经把她扔进魔灵池蹂躏的血泪过往,姬晓尧不由得默默心塞了,她作为一名魔修,却降落在仙修的地盘,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在她飞升之前,左妖孽倒是一脸不爽的告诉她,因为她是琉璃圣体的缘故,因此,在经过魔灵池的洗精伐髓后,她已经转化为混沌之体

作为混沌之体,她可以自由转换经脉丹田内的仙灵力与魔灵力,她既可以汲取仙灵力修炼,也可以汲取魔灵力修炼这也便意味着,她不用担心会被仙修识别出她是魔修的身份

虽然左妖孽曾一脸危险的告诫过她,她须得时时刻刻都记住她身为魔修这个事实

不过,在这种山高妖孽远的情况下,姬晓尧果断把自己当成了一名正直诚恳怀瑾握瑜的仙修

“夫人,一般来说,凡是飞升仙界的修士,都必须前往中级仙域或者魔域进行登记,然后经过仙灵池或者魔灵池的洗涤,这才能脱离凡体,蜕变为仙体或者魔体”

“但是夫人早已经蜕变成魔体,身上又没有身份铭牌,因此,夫人若是不小心降落到仙域,请切记要远离仙修,不要被人识破身份才好”

一想起青老的警告,姬晓尧不由再次幽怨了起来,敢情她如今还是一名没有身份证的黑户啊

幸得她早就已经被左妖孽改头换面,变成了一名面容清秀的女修,就是从仙界下界的那些魂淡见着她,恐怕也认不出她便是那个与邪尊有着匪浅关系的姬妹纸吧

又过了三天。

在往同一个方向疾走了三天三夜,姬晓尧不仅没有见过有任何生物路过,就连鬼影都没有见过,再环视四周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她不由蹙起了秀气的眉头,她到底降落到了什么鬼地方啊?

想起她昏迷时听过的那唯二的声音,姬晓尧撇了撇嘴角,心底充满了排斥,难道她要不顾脸皮去问那两只没有三观廉耻和善良的魂淡不成?

视线环顾四周一大圈,视野之内俱是风雪肆虐之状,姬晓尧突然想到了什么,微眯了眯眼眸,眸底极快的闪过一抹狡黠之色,这才利索的布设起一个防御阵法

然后,姬晓尧在防御阵法内熟练的生火烤起肉来,继而一脸悠然的吃肉喝酒,那小姿态可不是一般的洒脱

作为一名吃货,姬晓尧的空间戒中当然是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冰鲜灵肉灵酒和灵果等

因为她的灵食来自三千婆娑世界,所以品阶极低,但是在这个鸟不拉屎鬼影都没有一个的地方,便也成为了美味佳肴

因此,在姬晓尧悠悠然的吃了三个时辰后,一个三个巴掌大的白色小畜生便一脸垂涎的出现在防御阵法内

接着,姬晓尧便一脸黑线的看着她家的灵酒灵肉被那只无耻的小畜生不打一声招呼的用极快的速度全部吃掉了

“咯咯”

瞥见小畜生眼底的催促之意,姬晓尧狠狠的磨了磨牙,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心底把那小畜生诅咒了无数遍后却还是不断的把她珍爱的肉粮美酒给贡献了出来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然而,在见到那只小畜生吃饱喝足后瞬间消失不见,姬晓尧顿时气得咬牙切齿,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在往后的日子里,那只白毛小畜生每日中午时刻,都会准时光临姬晓尧临时搭建出来的冰屋

那白毛小畜生吃完就闪,压根不回应她的任何问话,姬晓尧在火冒三丈的时候却又无可奈何,不给吃的,那小畜生就会使用暴力威胁她,她打不过也追不到那小畜生,她还能怎么破?

一个月后。

“嘎嘎”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姬晓尧勉强能辨别出那白毛小畜生的语言体系,“咯咯”表示心情愉快,“咝咝”表示疑惑,“嘎嘎”表示它心情不爽

瞥见那白毛小畜生龇牙咧嘴的愤怒模样,姬晓尧眨巴眨巴剪水的双眸,一脸无奈的摊手,说道:“小白,空间戒中所有的肉粮全都都被你吃完了,我也没有办法再给你弄烤肉啊”

咳,虽然琅珑天府的肉粮还有好几个仓库,但姬晓尧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喂这白毛小畜生的

“嘎嘎”

“这里人影都没有一个,你让我上哪给你找肉粮?小白,就算你威胁我也是没有用的”姬晓尧一脸诚恳的说道。

在焦躁的绕了好几个圈子后,小白终于不得不一脸懊恼的停了下来,冲着姬晓尧愤怒的龇牙咧嘴一番,都怪眼前这个人类,她怎么可以只带那么一丢丢的肉粮呢?当然,它是绝对不会承认,它每顿的肉粮都堪比一头雪牛的

“要不然,你去狩猎一些肉粮,然后拿过来,我再给你烤?”姬晓尧扯出一抹善解人意的弧度。

“嘎嘎”

“那我也无能为力”

“嘎嘎”

“要不然,你带我走出这个雪地?没准在其他的地方,我们能狩猎到一些小动物呢”

“嘎嘎”

瞥见那白毛小畜生气急败坏的懊恼样子,姬晓尧心头猛地升起一抹不安,颤着嗓音问道:“你该不会是说,这个鬼地方我们出不去吧?”

在睨见那小畜生郁卒撇开脸去的时候,姬晓尧顿时忍不住扶额望天,我勒个去,她的人品到底是有多么的糟糕啊?

事实证明,“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在经过姬晓尧诚恳的拜托后,小畜生,咳,小白还是同意了带她去找那名与它住一起的男子问问,她到底该如何才能出去

在小白的示意下,姬晓尧在那名身穿一袭黑袍的男子面前坐了下来

那名男子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下,姬晓尧抬眸看去,她仅能看清他的一双暗灰色双眸,并不能看清楚他的容貌

在瞥见那名男子那一双暗灰色双眸时,姬晓尧顿时心如擂鼓,并不是因为对方俊美过人让她心跳如雷,而是因为对方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那暗灰色的双眸深沉幽暗,没有一丝灵动的生气,姬晓尧浑身都觉得冰冷无比,总觉得他在看她的时候,不过是用看一具尸体的眼神看她,实在是让她毛骨悚然啊

两人对视了好久,最终以姬晓尧转眸挪开视线告败,他大爷的,那眼神真是让人瘆的慌啊

“前辈,你好,晚辈齐梦瑶,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姬晓尧硬着头皮问道。

“禁忌之岛”男声低沉富有磁性,透着丝丝冰冷气息。

禁忌之岛?姬晓尧眨了眨双眸,好吧,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咳,前辈,请问你知道,我该如何才能出去吗?”

“仙王修为”

啥?姬晓尧嘴角一抽,睁圆了双眸,一脸不敢置信的瞪向对面的男子,泥煤的,你这该不会是故意逗她玩吧?她如今才是大乘期修为,离修炼到仙王恐怕还需要十万八千年吧

“额,前辈,还有其他的方法吗?”姬晓尧一脸欲哭无泪的问道。

“魔王修为”

闻言,姬晓尧内心顿时泪流满面,耷拉着死鱼眼,哀怨的瞥过去,他大爷的,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啊

就在姬晓尧幽怨不已的时候,对面的男子淡淡出声问道:“你从何而来?”

作为一名黑户,姬晓尧顿时警惕了起来,本想说谎糊弄过去的,只是被那暗灰色的暗沉双眸一瞥,心头倏地警铃大响,好半响才一脸为难的说道:“额,前辈,晚辈能不能,不说啊?”

黑袍男子淡淡瞥了她一眼后,再次问道:“你为何来此?”

闻言,姬晓尧再次纠结了,斟酌半饷,才一脸郁卒的回答道:“晚辈也不知道”

接着,宽敞明亮的深洞便又是一片沉闷的寂静

“咳,敢问前辈,你可能出去?”

“能”

闻言,姬晓尧顿时大喜,不由眨巴眨巴着乌溜溜的剪水双眸,一脸期待却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前辈,你能带晚辈出去吗?”

“不能”

闻言,姬晓尧顿时蔫了,她就知道会是这样,诶,这年头好人总是少得可怜啊

虽然她被那暗灰色的黑袍男子毫不留情的拒绝掉,但姬晓尧还是极其厚脸皮的蹭在了深洞中

姬妹纸坚信,感情都是处出来的

咳,诸位可不要误会姬妹纸的心思,她所指的感情,不过是朋友之间的情谊罢了

...

合肥长淮医院专家
武汉民生医院在哪里
包头白癜风治疗费用
怀化治疗白癜风医院
汕头医院包皮过长手术一般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