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456章

2020-01-13 22:3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456章

陈兴浏览着手上的资料,只有四个人,资料并不多,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看完,最后一个名叫陈俊宁的人引起了陈兴的注意,抬头看了卫思达一眼,“这陈俊宁现在是市国资委副主任?”

“嗯。”卫思达点了点头,心里一喜,陈俊宁就是他媳妇托他推荐的人,眼下陈兴第一个就提陈俊宁的名字,卫思达隐约猜到有戏了,没白费他帮陈俊宁弄了一份漂亮的资料。

陈兴若有所思的点头,陈俊宁的资料上写着对方担任过市国纺一厂生产部经理,管理能力突出,后来调任市国资委,又亲自操刀国纺一厂的企业改制工作,陈兴要挑一个人出任新成立的旅游投资控股公司的总经理,重点就是要选企业管理经验的人,而不是纯粹只在机关呆过的人,除了陈俊宁外,前面三人,都只有机关工作经验,陈兴看了之后,第一时间就排除掉了。

“明天你让这陈俊宁来找我。”陈兴看了下时间后,说道。

“好。”卫思达点头。

“陈书记,您吃过晚饭没,要不要我让食堂帮您准备晚饭。”卫思达嘴上又是关切道。

“不必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陈兴摆了摆手。

“那我就先走了,陈书记您刚从南州回来,一路上坐车也累了,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卫思达恭敬的说着,这才欠了欠身子离开。

从陈兴办公室里离开,卫思达哼起了小曲,拿起给老婆打了过去。

陈兴在办公室坐了一会,黄江华走了进来,“书记,晚上咱们晚饭上哪解决。”

“待会咱们三人一起到外面下馆子,坐了一下午的车,我这当领导的请你们俩吃饭。”陈兴笑道,其实他桌上的角落就放着一叠请帖,都是邀请他的饭局,陈兴看都没看,他宁愿自个掏钱去吃饭。

约莫六点多的时候,陈兴三人才从市委离开,自己人吃饭,陈兴也没想去什么大饭店去,车子在市区的街道行驶着,陈兴看到前头路边有大排档时,不由得笑道,“小李,车子停这,咱们走过去吃饭。”

“好咧。”李勇笑道。

三人走了二三十米,很快就到了地儿,说是大排档,其实用路边摊来形容更恰当,只是沿着马路边搭起了个大棚子,摆了七八张桌子,有烧烤也有炒菜。

“书记,好久都没在这种地方吃过饭了。”黄江华看着那烧烤,眼里也露出了对过往的回忆,“以前刚出来工作时,可是经常和朋友们出来吃烧烤喝啤酒,现在基本上都没到过这种地方了。”

“你说得我也想起以前了,和你一样,毕业那阵子,经常到路边摊炒两个小菜,来一打啤酒,那叫一个痛快。”陈兴笑了笑,“可惜了,时过境迁,过往的朋友都变了,各自成家立业,也很少会再有那种机会聚在一起了。”

陈兴说着,叹了口气,“就算是能再聚在一起,那种感觉也不纯粹了。”

“刚踏出校门的时候才是最单纯的时候,这工作久了,不管自己愿不愿意,总会被这现实的功利社会所影响,朋友之间的关系都变味了。”黄江华也附和着陈兴的话,因为他的感受也尤为深刻,从他当了陈兴的秘书后,以前的一些老同学,甭管是以往有联系还是没联系的,仿佛是一夜之间都跟他变得亲近了起来,联系也格外频繁,黄江华又哪里不知道变化的根源是什么,无非是看中他手头有权了,一个个变得亲切了起来。

“有些朋友会变得功利,但多少还是有个把人还是保持着以往那份最纯真的关系。”陈兴摇了摇头,“不过终归是比较少了。”

两人聊了几句,陈兴看着烧烤摊上飘过来的香味,许久没吃过的他不禁道,“晚上咱们来几盘烧烤,再炒两小菜,就着啤酒吃了。”

“那敢情好,跟书记您在一起,难得有这种机会。”黄江华高兴的点头,他说的是大实话,跟陈兴在一块,鲜少会有机会到这种路边摊吃饭。

“书记,您和黄秘书两人能喝酒,那我呢。”李勇这会苦巴巴的说着。

“小李,你可不能喝,要不然酒驾被交警逮了,那可就糟糕了。”黄江华打趣道。

“算了,考虑您俩的安全,我还是不喝了。”李勇做出一副可怜样,他心知陈兴在原则上的事情一向严格,身为市委书记的司机,他要是带头酒驾,车上还坐着陈兴时,李勇也知道被人查到会有多么坏的影响,尽管他认为交警没胆子拦挂着市委牌照的车,但陈兴却多半也不会允许他酒后开车。

“小李要喝也没关系,等下咱们打车回去,明早小李你再过来取车。”陈兴笑道。

“书记,真的?”李勇眼睛一亮,他在部队也曾经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人,给陈兴当司机后,因为要开车的关系,酒已经很少喝了,眼下能喝酒,还可以同陈兴坐着好好喝一杯,李勇也是有些激动。

“当然是真的,总不能真让你看着我们俩喝。”陈兴笑眯眯的道,他晚上的兴致不错,主要是这趟去南州出乎意料的顺利,从省里要到了两亿的拨款,陈兴心里也很高兴。

李勇和黄江华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都是笑意,陈兴心情不错,他们也都看出来了,平常陈兴对他们不会摆领导架子,他们也都看在眼里,能跟着这样的好领导,李勇和黄江华两人心里都很庆幸。

李勇很快站起来去负责点菜,黄江华打量着左右,转头对陈兴道,“书记,这家好像生意不怎么样啊。”

“可能是时间还早吧,现在才六点多,来这种吃烧烤的地方吃饭,估计八九点过后,生意才是真正好的时候。”陈兴笑道,他也注意到了,现在就他们一桌客人。

黄江华闻言,也是点了点头,陈兴说的确实也没错,不过陈兴话音刚落,很快就有客人走了进来,就坐在陈兴三人一旁的桌子,五个人挤在一张小桌子,普一进来就让本来还算安静的小摊子一下子变得喧闹起来,五个人嗓门都不小,刚进来就嚷嚷着说话,这会坐下来,嘴巴也没停下来。

“马勒戈壁的,今天倒霉,又被交警逮到了一次,只好交钱认栽。”其中一人骂骂咧咧的说着,说完还喊着店老板先上几瓶啤酒。

“这帮狗日的,整天就知道敛财,也不知道每年那么多罚款都到哪去了,苦了咱们这些踩三轮车的,肥了那些当官的。”一人也点头说道,“每天赚点钱不容易,还得提心吊胆的躲交警,你今天是没看到,在汽车北站那边,有一个开私家车的被逮住了,人家说是送朋友过来坐车,那个协警非要一口咬定他是开黑车的,罚了他一千才放人,咱们还算幸运了,每次被逮到也就罚个一两百,就当花钱消灾吧。”

“人家开私家车有钱,让他罚个一千也不见得就会掉块皮的,咱们踩三轮车拉货,风里来雨里去的,赚的辛苦钱,每一分钱都是汗水换来的,被逮到一次就罚一两百,你说能不心疼吗。”起先说话的人反驳着,“咱们被罚一两百比那些私家车的被罚一千其实还惨。”

“算了,不是说来喝酒嘛,还说那些烦心事干嘛,钱也罚了,就自认倒霉吧,咱们几个,谁没被罚过?”另外一人摆了摆手,用牙齿咬开啤酒盖,已经开始倒酒。

陈兴听着对方的讨论,原本不在意的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脸色同样好看不到哪去,他刚来望山也才碰到被逮住当成黑车罚款的事,这件事,市公安局在隔天就做出了反应,相关的人,被处分的处分,停职的停职,涉事协警全部清退,市公安局的处分已经算是严厉,难道这事就如同投入大海中的小石子一般,连浪花都打不起一个,没有半点影响?

听这几人的议论,陈兴已然能想象交警系统的人依然是任意抓车,乱扣帽子,指鹿为马,就为了罚款,尽管对方口中说的都是协警,但陈兴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协警只不过是跑腿干事的罢了。

“书记,上次我跟您说的望山三大害,这排第一的可就是这罚款,看来老百姓可没随便乱说。”李勇点了菜回来也听到了来自边上的说话,低声同陈兴说道。

陈兴轻点了下头,李勇跟他说的,他又岂会忘记,望山三大害,一罚款,二贪官,三新城集团,这些陈兴都紧紧记在脑里,尽管当时只是抱着姑且听听的想法,但陈兴并不是全然不信,无风不起浪,老百姓既然会有这种口头禅,那就说明不可能真的什么问题都没有,起码这罚款,陈兴是亲身体会了一次,而那次过后,市公安局也严厉处分了相关人,但现在看情况,一切表象似乎都只是在糊弄他这个新来的书记。

“书记,上次市公安局的处置,难道没有对下面人产生什么威慑吗?怎么还在发生这种事。”黄江华凑到陈兴身旁说着。

“也许是下面的人依然有人胆大包天,目无法纪,但也不排除是……”陈兴话没说完,后面的情况,是他不愿意说出来的,也希望不是那样,只是下面的人顶风作案胡来的话,那事情还好办,如果是整个系统默认并且在暗中鼓励这种行为,那陈兴心里清楚,这种情况将会很棘手,他要面对的,是一个既得利益群体。

望山三大害,一罚款,二贪官……陈兴默念着,罚款他是见识到了,正是因为老百姓怨声载道,才会有这种口头禅,难道望山市的贪官之多,也多到了让老百姓深恶痛绝的地步?

来到望山还不到半个月,陈兴一直将发展经济当成自己重中之重的任务,一切工作也都是围绕着这个中心出发,不论是亲自带队到南州招商引资,还是准备成立旅游投资控股公司,又或者向省行要一百亿的信贷支持,这些都是他为了望山市的发展而进行的一系列工作,心思也都在上面,现在想来,他是不是太过忽略其他了?

“小黄,那李严培书记的女儿还有再跟你联系吗?”陈兴突然问了一句。

“啊?你说那李小姐?”黄江华一愣,旋即道,“最近咱们不是经常跑南州吗,都没怎么呆在市里,前天她给我发了条短信,那时正好也在去南州的路上,我跟她说没空,这两天倒是没收到她的信息了。”

“哦。”陈兴点了点头。

“书记,您要找她?”黄江华问了一句。

“没有,随便问问。”陈兴摇了摇头。

几人说着话,店老板已经先端了一盘烧烤上来,都是李勇点的,不是烤蔬菜就是烤鸡腿,还有羊肉串,香肠什么的,都是许久没吃过的东西,这会饿了,又闻到香味,陈兴摆手道,“吃吧。”

“书记,我还点了三个炒菜,应该够咱们吃了。”李勇说道。

“不够吃可以再点。”陈兴笑道。

“跟你们说件事,那江滨片区拆迁都知道吧?今天我去给一户人家搬家,他们正好是搬迁户,知道市里怎么跟他们签的拆迁协议不?娘的,就跟土匪一样,说是按产权置换来补偿,房子却是以比市场价还低的价格进行评估,难怪人家要跑省里去呢,这事搁给谁也不愿意呀,一辈子住的房子被拆了,到头来连补偿都吃了大亏,谁愿意呀。”一人嚷着,“听说市里还下了禁口令,又抓了几个人,他们现在也不敢闹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妈的,这事要是搁我身上,老子非跟他们拼个鱼死破。”

“得了吧,就你还鱼死破呢,不怕你老婆孩子跟你遭了罪?”边上的人笑话道。

正拿着一串羊肉串吃着的陈兴,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跟那次望山市居民到省里去闹事的民间说辞,此时也显得尤为注意,仔细的听着。

……

新城大酒店,陈俊宁定了个包厢宴请卫思达,卫思达旁边坐着其妻子陈燕雪,陈燕雪以前在国纺一厂上过班,担任过财务经理,后来才调到市财政局,他跟陈俊宁的渊源就是在国纺一厂时结下的,她当财务经理的时候,陈俊宁还只是生产部副经理,后来因为能力出众,又懂得巴结领导,跟坐火箭一样升上去了,当时直接从生产部经理调到市国资委,更让他给混到副主任的位置,这两年国纺一厂因为改制后的效益也不好,倒闭了,而当时从国纺一厂走出来的人,恐怕也就陈俊宁混的最好了,毫无疑问,这人钻营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

此刻见陈俊宁不断的敬着自己丈夫酒,陈燕雪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悄然的向陈俊宁投去了暗示。

“陈副主任,等下我还有事,得先走一步,你和燕雪本来就是老相识,你俩慢慢吃着,明天记得准时到市委就行。”卫思达喝了几杯酒后就不喝了,转头对陈俊宁说着,又对媳妇道,“燕雪,我还有个饭局,这就得赶过去,晚上估计还是得十一点多到家,你和陈副主任先吃着,反正你俩也不生分。”

卫思达说完就站了起来,脸上还无奈的笑着,“哎,混了个一官半职就是这样,应酬多,有些可以拒绝,有些不去还真不行。”

“卫主任说得是,我也是深有体会。”陈俊宁笑着站起来送卫思达,心里头暗自嘀咕着,跟你媳妇岂只是不生分,这次能请得动你这个办公厅大主任帮忙,还不是让你媳妇高兴了,要不然夫人路线可没那么好走呢。

将卫思达给送走,陈俊宁这才又重新坐下,看着陈燕雪笑道,“燕雪,我得好好感谢你才是。”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陈燕雪看了陈俊宁一眼,扭着身子站了起来,直接就一屁股坐到了陈俊宁大腿上。

“别别,燕雪,这会在酒店呢,等下要是卫主任突然又回来,那就完蛋了。”陈俊宁吓了一跳,赶紧将对方推了起来,眼睛往包厢门瞅着,门是关着,陈俊宁却是心惊胆战,生怕门突然一下就推开了。

“瞧你这没出息样,那死鬼说是去应酬,哼哼,骗鬼呢,估计是有人请他去洗桑拿了,洗完要是不叫一两个小姐,我这陈字都能倒过来写了。”陈燕雪撇了撇嘴,“放心吧,他没落下什么东西,不会折回来的。”

“就算他不会折回来,现在还在包厢呢,还是注意点。”陈俊宁苦笑道,心想这女人到这个年纪都这么肆无忌惮不成?

陈俊宁嘴上说的半点用处都没有,陈燕雪愣是一屁股坐着就不起来,嘴上还戏谑的说着,“瞧瞧,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要,心里却是想得紧。”

陈俊宁听到对方的话,哭的心都有了,还想得紧呢,那是男人的本能反应,再说这个比他媳妇还老的女人能让她想得紧才怪,也就是因为对方是卫思达的老婆,否则陈俊宁还真不想费那个心。

“燕雪,你先起来,门没关紧呢。”陈俊宁苦笑着硬是把陈燕雪推起来,自个也站了起来。

陈俊宁刚站起来的功夫,就只听门从外边传来动静,很快,门就从外面打开,卫思达走了进来,看到陈俊宁和自个媳妇都站着,卫思达愣了一下,“怎么,你们也不吃了?”

“不……是,是是,我们也不吃了,准备走呢。”陈俊宁脸色差点都白了。

“没电了,刚刚忘了跟你说下,那陈书记可能会提问,你最好准备充分一点,我帮你这么多,陈副主任,可别让我失望。”卫思达笑道。

“不会不会,卫主任你就放心,我一定把握住机会,这次要是能够如愿,回头我还得再好好卫主任您呢。”陈俊宁忙不迭的笑道。

“行,我走了,燕雪,晚上要是见我很晚还没回去,也不用打,我没电了。”卫思达朝媳妇说道。

看着卫思达离开,陈俊宁长出了一口气,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刚才那一刻,心脏都差点停了,这真的是能吓死人,幸好他及时把陈燕雪推开了。

酒店最顶层里,钱新来的办公室占据了整层楼的半层,办公桌对面那一整面的墙壁上,都是一幕幕的监控画面,酒店所有豪华包厢以及专供市里官员使用的包厢,都被他让人暗中装上了摄像头,坐在那专门定制的老板椅上,钱新来抬头看到刚才卫思达吃饭包厢的画面时,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卫思达刚刚还在和人喝酒喝得兴起,被人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都不知道。

笑容玩味的将对监控画面调了出来,另外做了录像,钱新来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望山这片土地,钱新来雄心勃勃,这望山是他的,他就是这里的太上皇,现在市里有几个官员没有把柄暗中被他拿在手中?钱新来冷笑着,可笑那些官员都还兀不自知,如今他手头上,但凡是像卫思达这样处在重要位置上并且有些实权的,基本上全都有把柄在他手里,控制了这些人,他就相当于控制了望山,钱新来脸上满是春风得意的笑容。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检查费用
杭州丽都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江门妇科治疗方法
郴州手术治疗牛皮癣
珠海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