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青帝 第八百五十一章 您的权限已转移(合章)

2020-01-14 18:27: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八百五十一章 您的权限已转移(合章)

太阳消失的瞬间,原本黑色的星辰,突有一道强光升起,划过天际。

强光后,一颗大如斗的黑青色星辰亮起,光华灼灼,摇曳生姿,大有摇撼乾坤,进而天地翻覆之势。

仔细观看,黑星光色独显的这一瞬间,还能看这上面笼罩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紫气。

这紫气一出,弘武舰气息大涨。

叶青沉着脸,天庭的情报没有错的话,这种高涨不是固定,而是仙舰内部对引力潮汐接收的运用,外域力量投射一次性发挥,在本域内,因青穹周天大阵封锁只有这一刻才能彰显。

天庭没有解释内中机理,这点作用或一般州侯国主无法理解,只知道黑星来临时要及时避开十里,过了风头再继续攻击,水磨工夫耗掉仙舰资源。

叶青经历过虚空往返能明白些,在虚空中这种一次性助推,可以士仙舰具备脱离的初速度,并沿着惯性势头向本域突进,虚空中没有阻力,就可一直抵达目的地。

但在本域中空气是有阻力,这种力量要是用来飞行,以二百米仙舰庞大沉重的体量估计飞不过十里,跑也跑不远,白白浪费力量,那里面的仙人选择,就再明显不过。

果见弘武舰光华大亮,这气息连女娲都暗暗心惊,感觉到天道对此舰的压制瞬间消失……不,不是消失,是被某种力量突破了。

“就是现在”

“外域太阳一落山,黑星就不是黑星,而是独日光耀。”

“本星发露,紫气东来,本域力量已经投射下来,一切天道压制都会在瞬间瓦解,看本仙不捏死你们”

表目道人眸里充满着血光,盯着外面这些纠缠不休的敌人,大笑着,把道决一启,比血还红的火焰,随手涌起,却是启动仙雷的完全形态。

几乎同时,叶青低首冷笑说:“就是现在。”

在女娲惊讶目光中,叶青拉住她的手,不进反退:“护我入舰。”

“一起。”她没有丝毫迟疑,虽不明白他如何破入舰体,但山河社稷图席卷时就只收走芊芊几人。

顿时化作一道金光,往舰船而去,神速异常,转瞬一闪而至去,就恢复了原形,已经在了舷门前。

叶青毫不迟疑,瞬间拔出赤霄剑。

“真龙大阵?天子之剑”

瞬间,转化出金黄色的天子剑气,直劈向这门,这正是下土成过仙王一线诸侯才有的力量。

女娲稍皱眉,这力量虽强,此前试过几次,却完全奈何不了弘武舰的防御,这时使来又有何用?

但似是巧合,叶青剑尖就对准漆黑铁冠门标志,同时身上某种气息微微流转,女娲感知敏锐,又握着手,蓦一惊:“你体内怎么……”

“嘘……”

“没用的,现在反抗已晚了。”表目道人脸色淡定,双手对着仙园晶球一压,全舰震颤。

这一击蓄势已久的仙雷,就在仙园和黑星双重加持,瞬间爆发开来,在上空,亮起了巨大的炽白耀斑。

二人靠得这样近,躲无可躲,女娲捏着山河社稷图,冷汗在她脊背上流下,咬唇不语。

这时剑尖恰触舷门,一个非人声音在叶青心底响起,冰冷淡漠:“检测到上级黑莲教外门身份,请出示专属权限命符,否则以敌论处。”

弘武舰舰灵

长剑反震剧烈气息冲撞中,叶青嘴角溢血,心中一定……天庭的情报没有错,这仙舰果是防备森严,可惜现在他不是叶青,是尚钦道人。

真正的尚钦道人肯定有专属权限命符,这命符说不定是亚圣特设暗门,一身死就自动爆炸的那种,叶青这冒牌货自是没有,但他有更好的东西――所谓天书的权限。

借着弘武舰爆发出来的外域气息掩盖,川林笔记青色光华,呼一下,所有要杀伤扑灭叶青的气息,呼的一下平息躁动,温软地如春水一般向他涌来,毫无敌意。

川林笔记欢呼雀跃,似饥渴要吸收入的样子……那日外域云海上的异常变故,在这里再度发生。

这一次,叶青没再压制川林笔记的饥渴,同时维持着尚钦道人的模拟气息,喝一声:“开”

“轰”一剑破开舷门,或说这舷门根本就是自己虚掩着,一踹就进。

女娲大喜,趁着带他一冲而入,才小声问:“你怎么办到的?”

如果她是在下土地仙实力,还有暗面圣人的特殊加成,自也能轻松克制敌人舰体的反击,但这般轻松破舰而入就不可能了,地仙仙宝的防御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和她山河社稷图一样,除非一些特殊情况,否则就算同阶也不可能骤然打破。

叶青一时不答,只深深呼吸一口空气,舰内完完全全是外域灵气环境,川林笔记在欢呼雀跃,叶青入得这里,就是要避开本域天道监视或者可能高层关注目光,从而完全打开川林笔记

这是从未有过的举动,就算伪装尚钦道人去外域探查,万里云海灵气漩涡汹涌时,也只是浅尝则止,怕被外域高层追杀到死……现在的舰内环境,恰是本域外域高层两不管。

“下次再和你说,先诛杀邪仙”叶青此刻才真正敢确定,对于自己来说,这舰内是多么美妙的主场环境

“咦?人呢”

表目道人正要催动一下地仙仙雷碾死女娲和叶青,却发现目标锁定丢失。

弘武舰灵淡漠的提示声响起:“请注意……上级友军已紧急进入本舰。”

屏幕一角显出一男一女前后追逐的身影,其中女子身上浮现外域敌仙的红色标注,男子身上浮现“黑莲教外门尚钦仙人”的绿色标注,但那张脸分明就是土著叶青

“你瞎了么这是敌人”表目道人难以置信,怒吼一声:“重复检查”

黑莲教的权限命符是出自上层天仙之手,它打死不信区区一个凡人有完美伪装的能力,那只能是识别错误,这种事故有史以来都没发生过几次,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

“重复检查,确实发现有外域真仙追入,友军正处于危险状态……请注意,因状态紧急,十息之后其将接收全舰防御系统……十……九……八……”

“停止应急”表目道人几乎一口血要喷出,立刻启动了最高权限,心里真是恨极。

舰内莹白色的走廊,叶青和女娲正一前一后高速追逐,才穿过四五个功能隔舱,还没到达前端的舰桥主控室,就先听到那个淡漠声音问:“舰长表目道人表示反对,尚钦仙人是否停止应急征调?”

“反对无效,继续征调。”叶青平静说着,腹诽外域这奇奇怪怪的仙名同音翻译,还不忘记对女娲传音:“当心前面转弯处,舰体提醒我有陷阱信息,是要设计埋伏你这敌人,我会放缓一瞬速度,你紧跟我穿过去……”

女娲:“……”

“怎么了,不放心?”叶青问,接下来战斗还要倚仗她的配合,队友间及时沟通很重要。

女娲摇首,只是脸色古怪:“你这样内奸反水私通,我在想,敌人现在什么心情……”

“哈哈……”

“停止失败,友军权限高于你,对本舰有征调权……”

“我……去你娘的友军”

这瞬间,表目道人神识用尽所能想到的脏话,将这脑残舰灵咒骂一万遍,堂堂仙人尊贵,现在却连口头语速都已不足表达内心愤怒郁气。

回应它的只有舰体淡漠声音:“七……六……”

此战形势颠倒竟如此剧烈荒谬,让表目道人几乎气疯了,大概确定不是识别错误后,对叶青更是忌惮到了极点:“竖子,你敢窃取了上教权限命符,无论何种手段漏洞,你都会被黑莲亚圣追杀到死”

舰体里这威胁声音四处回荡,叶青只哈哈大笑,虱子多了不怕痒,连搬出圣人来诅咒自己的都听到过几次,自己还理会这个什么亚圣?

而且只能用语言威胁,更暴露了敌人的无力。

“该死……要是本门真君舰在此,岂会容得此子猖狂”表目道人鼻孔真的喷出了火了。

这是内在大怒,而形于外了。

话说,在外域,铁冠门是从属黑莲门,不过真君舰,都是中等仙门主力舰甚至旗舰,不会被黑莲教随意征调,这是必要的规矩,也是从属仙门最后保留的实力和尊严。

但弘武舰这种本域巡防舰,却是和杂鱼一样,可以随意受上宗的征调,以显出上宗的威严,上宗的权限,甚至高于舰长。

不想这点,让敌人钻了这么大空子

表目道人惊怒交加之余,张口一喷,立有一圈红光飞起,大丈许,悬向舰船主灵处,绞尽脑汁想办法夺取权限。

“警告,你擅自使用慑魂法术来于涉本舰权限,若再不停止,立刻以敌人论处”淡漠声音冰冷的说着。

对方明显掌握本舰的详细情报,权限更高于自己。

“混蛋,都是上次那个愚蠢的黑月门地仙被捕,天知道,这方天庭拷问出了多少东西。”表目道人心中慌乱,面目狰狞,一时呆住。

“五……四……三……”

这最后倒数计时的淡漠声音,一盆冷水泼下,让它终自逆转惊怒中清醒过来:“坏事了……这里一旦变成叶青主场,整个仙舰力量都会反过来对付我,这内部可不存在外域压制,那可就成了囚牢……而且还是地仙级的囚牢”

舰体内还隔绝自成外域环境,因而它可以保留仙人对自身命运的预知能力,一瞬间感觉到死亡陨落的气息,顿时停住声音,也停住了一切无用道术,目光激烈闪动着抉择……

这样短暂时间内,表目道人已打开一个透明的半梭形光罩,里面一个红色醒目的按钮,重重拍下……

嘭――

嗤嗤几声响动,舰桥主控室的舱门阻隔起来,厚重的晶质仙金,似是通体自然形成般,毫无人为锻造瑕疵,又分明内生出无数灵纹,此时门上符印不断崩溃破灭,自动锁死状态……

“权限转移临时终止,舰体开启自毁……”一声四壁光源泯灭,四周陷入黑暗,那个舰灵声音沉寂消失。

叶青一怔,有些失望,倒佩服起敌人的果决,仙人心性都是当断则断,不会抱侥幸心理,还是动用了这一手。

只听轰隆隆的舰体震荡,走廊处处隔舱舷门都同步封闭,前后堵住,甚至将两人封锁在了小小狭舱内,相距不过数尺,近到叶青可以闻到身后幽幽的女体气息。

“转移失败了?”女娲在黑暗中传音问,停在叶青身后数步,做出了攻击姿态样子。

“嗯,自毁程序作为最后手段不可终止,这一来谁的权限也打不开,真是千锤百炼的防御机制,什么都考虑到了……”叶青一叹,说:“靠近前来,不用演戏,这仙舰剑灵已消亡。”

女娲看了看黑暗狭小空间,展开山河社稷图说:“当心陷阱。”

“或许,不过我猜测敌人会选择逃跑。”叶青沉思着说。

这舰其实就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现在自己冲进来了,明显仙舰的防御机制出了问题,里面仙人只要不蠢,就不会贸然和自己直接战斗,它至少会先设法弄清楚怎么回事,再来雷霆报复。

“那现在我们怎么出去……你刚才那种手段,不能再用了?”

叶青知道瞒不过她,考虑到她连自己穿越者身份都清楚,心中一动,说:“刚才只是借敌舰之力,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现在敌人毁了矛,我无能对付这坚盾,此舰虽破坏但材料自我修复能力还在,你试过此舰晶体合金寻常仙雷攻击摧毁不了,甚至摧毁一两扇门也没用,前后又是一重重舷舱,只有等几个月后舰体受天道侵蚀,防御衰减才可破之

四壁电光四射,似是灵纹在爆裂,闪烁的光亮照得叶青脸上灰暗不明。

难道真和这男人在这小舱里困几个月?

女娲注视叶青的侧脸,判断他说这话的真实性,迟疑下,就说:“给我剑。”

虽在险境,叶青毫不犹豫递给她自己唯一防身武器。

赤霄剑剑身通体金红灵纹,尚不是完全体仙剑,但真仙使用终归能发挥它更强威力。

“剑鞘一起给我。”女娲说着,避开他看过来的疑惑目光:“我勉力能破开一重舷门,抓住那个敌仙或会有办法

“……”叶青不动声色,照她说的做。

女娲连五彩剑鞘一同接过,当年平凡的赠礼,落在她手中立刻放出五色霞光,流转着显出晶莹玉石本质,呈现沉凝先天气息。

这剑鞘果是有问题,几次问她都被转移话题,现看来是…五彩石?

叶青眯起眼睛,早就知道雪云仙有一块受赐其师的先天灵宝,也是夺舍女娲的机缘,反被女娲吞噬后不见这五彩石,一直伪装成平凡剑鞘在自己手里……她想做什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女娲抿嘴住了声,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在五彩石剑鞘异变的瞬间,再抽拔出的长剑就不是金红色,而是通体质朴土黄,消去了赤霄二字。

诛杀大鹏仙那次曾见过的两个古老文字,又一次取代浮现剑脊上,两面浮现完整的光影图案,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

女娲将山河社稷图缩小,如丝绸绷带一样缠绕在剑柄上,顿时这剑柄显出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

“哈,吾族轩辕果有此剑乎?还是你自造的山寨?”叶青笑了声,刚才小小设计,困扰多年的谜团破解。

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不过这时不是追究时,转眼看她破门。

看似厚钝的土黄剑身在她雪白玉手中毫无花巧直刺,直接没入沉厚舷门中。

仙力在女娲手中传输入剑,剑身上的光影浮现开来,日月星辰山川草木同显,而剑柄缠绕的丝图上听得万民咏唱,曾今沉寂消亡的祈祝声音,虚空震荡着竟发出明光,似龙气而又非龙气,明光穿透女娲内外衣裳和纤细身影,看上去宛如透明玉人。

叶青欣赏打量她几眼,就关注那种明光……似是芊芊曾说的,整个汉的族气?

女娲忽回醒似的,低呼:“这舷门破开不难,什么在这里困几个月,你刚才在骗我出手”

叶青故意正色的说着:“你我盟友情谊,礼尚往来么,还是杀掉敌人分赃才是正经。”

“……”女娲咬着银牙,这是前身妖圣做的算计事,和帝女跟脚并无于系,偏偏她现在作为主体一并继承,无可推脱,只好将一腔羞愤发泄在敌舰上。

轰――

舷门的仙金在一圈圈剧烈震荡中,缓缓破开大洞,犹蠕动着要修复,但赤霄剑和山河社稷图合并成的这柄“伪?轩辕剑”实非寻常仙宝,直接摧毁了整合舷门,两人闪身入内。

里面是个空旷大殿,西侧墙壁装甲似乎变得透明玻璃似,透着外面一轮天光,恰对准西方地平线上正在坠落的那颗黑星,此际一枚小号太阳一样照耀大地,一道光路透过透明装甲招进来,聚焦在中央的蒲团上方一米。

一颗晶莹的圆球正滴溜溜悬浮那里,飞速缩小消失之中,里面一个人影回首看来,不辨形容,只有诧异目光清晰可见。

“打断它”叶青纵身而上,改变计划深入此舰内,就是为绝杀此仙,给首功画个完美句号。

女娲也同时出手,土黄色轩辕剑后发先至,满殿光华映照,带着仙力和族气明光,直击向表目道人的仙园晶球。

剑锋尚未至,表目道人的仙园就已经受激颤动起来,这是受到了极大威胁才有的反应。

在里面,表目道人不由大惊……地仙攻击,怎么可能,她不过是一个真仙罢了,再怎么颠峰,还是真仙――这什么剑

“刚才你不是仗着地仙级仙雷么?现在也来尝尝这一剑”只听“噗”一声,剑光就横穿空间,直直而去。

昌黎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博爱根管治疗
内蒙古中医牛皮鲜医院
包头妇科治疗方法
运城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