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四十六章 凯旋河(二)

2020-01-14 10:0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四十六章 凯旋河(二)

从森林中走出,重新回到石板与碎石子铺就的都灵大道上已经是第四天的下午了。虽然是几天前的事情,但是那可怕的惨状仿佛仍旧历历在目,整个车队的人全部默不作声的赶路,期盼着能够早一点到达目的地。

此时已经是盛夏的末尾,夹杂着些许凉意的微风轻柔而有舒缓的从远处吹来,将克温家的黑底盾枪旗帜和圣树骑士团的旗帜吹的猎猎作响。

在夕阳的暮色彻底消散之前,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凯旋河上的国王大桥――当在旷野之上看到那川流不息,奔腾不止的河水,还有那远远的河面上洁白的巨石砌成的长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将近三百公尺长的国王大桥横跨凯旋河,宽敞的桥面至少能够容下两辆四轮马车并行而过,足足十一座桥墩令其伫立在奔腾的河水之上,平坦的几乎看不到任何弧度,几乎和脚下的都灵大道完整的连接在了一起。

而在这条大河的南面和北面都各有一座城镇,低矮的石砌城墙和伫立在都灵大道上的拱门将两座城镇保护了起来,让两座小镇像是被切开的圆形,各有一半分在国王大桥所连接起来的南北两岸。

三百余年之前,那位都灵王国的开国君主在他继承了都灵城邦之后,为了他的征服大业而建造了这座足以让他的军队在一天之内,全部通过凯旋河的“通道”。在此之后的九年间他自始至终都在外征战,等到他返回都灵城的那一天,就是他加冕为王的那一天。

于是这座承载了万分荣耀的石桥就改名成了“国王大桥”,奔腾的河水也成了“凯旋河”――至于它们原本叫什么名字,早就被所有人选择性遗忘了,人们只能记住伟大的国王陛下九年征服战争的胜利,骑士们跟在陛下身后骄傲的身姿,而编纂历史永远是胜利者的特权。

几乎就在一行人穿过城镇拱门的时候,爱德华就注意到有不少带着十分好奇的目光看向他们,城镇里的居民们近乎是十分诧异的打量着这一行人,简直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而等到安杰丽卡夫人命令几个仆人带着那些完好无损的血狼皮送到本地商会的人面前的时候,那个肥胖的商会会长几乎连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光辉十字在上,你们还真的是从森林里的都灵大道来的?!那条道路已经差不多中断了快一个月了――自从颁布了禁令之后。”胖子会长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似乎还心有余悸:“都是因为那些万恶的血狼群!”

“光辉十字保佑克温家的黑底盾枪旗和光荣的圣树骑士团,那个可怕的血狼群已经被我们彻底剿灭了!”负责把这些血狼皮卖出去的仆人骄傲的连头发丝儿都快飞起来了,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我们是得到了光辉十字庇佑的――真的,就是到了光辉十字圣堂的大主教面前,我依然敢这么说!”

紧接着他就开始连说带比划的讲述当中,肥胖的商会会长和几个皮革商人都浮想联翩的沉浸在了那个传记故事里面――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十分狗血但是人们就爱听这个,至少比街坊邻居的鸡毛蒜皮有意思多了。

在他的故事里面,当晚几乎所有人都是光辉十字赐福刀枪不入,狰狞的血狼一个个猥琐又胆小,还发生了不少所有人都没看见,只有他一个人注意到的“神迹”:璀璨的星光照耀在所有人的身上,利剑和长枪散发着金色的光辉,天空中出现了光辉十字的影子……

直到他自己都觉得这些太扯淡了,或者说担心有被指控亵渎嫌疑的危险之后,他才稍稍收敛。但是显然听众们并不这么想,一个劲儿拉着他追问那个光辉十字的影子是什么样的,尊贵的圣树骑士大人是怎么一剑劈出五六米长的金光,把血狼烧成灰之类的。

“当然,我们之所以能够打败这群血狼,还是因为在这支队伍里面,有一个被光辉十字赐福的年轻人。”为了让自己的故事变得更有可信度,这个仆人决定把在海牙堡听到的一个故事也算到里面去:“他曾经被人杀死,但是却得到了光辉十字的恩赏,死而复生!”

“不仅如此,他还杀死了那群血狼的头狼――我亲眼所见,他骑在黑色的骏马上挥舞着钢剑,就这么一挥砍了头狼的脑袋!”他信誓旦旦的看着他们:“这些都是真的,你们到海牙堡去问问,那里所有的人都会告诉你们那个光辉十字的奇迹的!”

大概是他的故事确实讲得太精彩了,满脸肥肉的商会会长和几个皮革商人也十分慷慨的收购了所有的人血狼皮,并且保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全镇的所有人,让大家都能沾沾光。甚至相当热情的为安杰丽卡夫人一行人安排好了住所的酒馆。

当然,关于收购毛皮的价格依然是半个铜板也没增加,该多少钱还是多少钱,这点让那个颇有讲故事天赋的仆人相当灰心丧气,忍不住诅咒这群一毛不拔的吝啬鬼――白费了半天口舌,一谈到价钱,这帮商人立刻恢复了精明本色。

罗伦斯爵士倒是对这些事情相当的不在意,只不过能够这么顺利的安排好住所问题倒是令他松了一口气,有当地人帮忙确实能为他省下不少力气――至于那个关于他浑身冒火,举着烈焰长剑之类的议论,也被他选择性无视了。

“他倒是挺有讲故事的天分,但可惜商人的眼睛里面只有金子。”爱德华有些打趣的看了看身旁的莱昂纳多爵士:“您说呢,挥舞着五六米金光,一剑把血狼烧成灰的莱昂纳多?贡布雷阁下?”

“等你到了都灵城就明白了。”莱昂纳多爵士倒是一脸的不以为然:“那些个贵族公子哥们,每周都要砍死一打儿的恶龙,成百上千的食尸鬼还有数不清的强盗,但却从未离开过都灵城墙两百公尺之内,你那点儿功绩还不够他们正眼瞧的呢。”

一边说着,莱昂纳多爵士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爱德华:“等你到了都灵城,或许我们可以再好好聊一聊――或许到时候你就会开始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选择成为一名圣树骑士了。”

“您打算现在就离开?”

“我已经耽搁了很长时间了,后天清晨我就必须赶到骑士团总部去复命。”莱昂纳多爵士轻轻点了点头:“我会提前一步赶到总部,向他们说明关于你的事情――正如我所说的,这件事情牵扯到的人绝对不止你一个,所以不要独自去承担它!”

“而且到现在为止,我都一直在怀疑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对你而言,为安杰丽卡夫人或许真的是个更好的选择,完全可以让你放下那些沉重的担子,据我所知那位尊贵的夫人也曾给你开出过一个骑士头衔的赏赐,对于你这样出身贫寒的侍从而言,难道不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选择吗?”

“您究竟想要说什么?”爱德华好奇的问道。

“我是想说,你应该做出选择――圣树骑士团能够给你更远大的未来,但是你得做好冒险的准备。”莱昂纳多沉声说道:“而如果你现在停下脚步,也没有任何人会指责你什么,毕竟那是十分明智的选择。”

…………莱昂纳多爵士和他麾下仅存的九名圣树骑士团的战士们根本没有过多的停留,甚至没有和安杰丽卡夫人告别就走了――不过考虑到圣树骑士团常年来和米内斯特家族的关系,这样的举动或许更合适,让双方都不至于太过尴尬。

“我还以为你会跟他们一起离开呢。”从马车里走出来的艾伦,有些微微诧异而又带着几分欣喜的意味,看着骑在战马上的爱德华:“你不是一直想要加入圣树骑士团的吗?”

爱德华微微一笑,从马鞍上翻下来,目光平静的和艾伦对视着“或许您已经忘了,但是在海牙港的时候,我曾经向您发过誓要保护您一直到都灵城。尽管不太顺利,但我还不打算违背自己的誓言――在抵达都灵城的城墙之前,我的剑都将为您而挥舞。”

黑发少年略微致敬示意了一下,便牵上自己的马跟在车队的后面,全然没能注意到那梳着马尾辫,一派假小子打扮的金发少女站在了原地,一直在那里看着自己。

或者,其实你早就注意到了对吧?你这个自以为是,傲慢的杀千刀的混蛋!明明知道爱德华不会转头的,艾伦依旧紧紧咬着嘴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艾伦或许永远不会明白,或许永远都会装作不明白,她其实和所有的贵族小姐们都一样,只是单纯的希望能够有一位骑着骏马腰悬利剑的骑士,愿意跪在自己的面前,心甘情愿的保护自己一生一世……

深圳市光明新区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的地址在哪里
杭州白癜风中医院
四川白癜风如何治疗
榆林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分享到: